<small id='eaA2b'></small><noframes id='eaA2b'>

    1. <legend id='eaA2b'><style id='eaA2b'><dir id='eaA2b'><q id='eaA2b'></q></dir></style></legend>

          <bdo id='eaA2b'></bdo><ul id='eaA2b'></ul>

        <i id='eaA2b'><tr id='eaA2b'><dt id='eaA2b'><q id='eaA2b'><span id='eaA2b'><b id='eaA2b'><form id='eaA2b'><ins id='eaA2b'></ins><ul id='eaA2b'></ul><sub id='eaA2b'></sub></form><legend id='eaA2b'></legend><bdo id='eaA2b'><pre id='eaA2b'><center id='eaA2b'></center></pre></bdo></b><th id='eaA2b'></th></span></q></dt></tr></i><div id='eaA2b'><tfoot id='eaA2b'></tfoot><dl id='eaA2b'><fieldset id='eaA2b'></fieldset></dl></div>
      1. <tfoot id='eaA2b'></tfoot>

        1. <small id='d935wfd2'></small><noframes id='lackghsu'>

        2. <tfoot id='i06wj58p'></tfoot>
          <i id='0u6hvc1h'><tr id='i9wgz0qp'><dt id='ledfxk3a'><q id='ksk9pc83'><span id='3vjgbhk7'><b id='zx4a2gac'><form id='o87p31t9'><ins id='hfkjb0gq'></ins><ul id='c65nzho4'></ul><sub id='a8u0thg2'></sub></form><legend id='ym4eb2w9'></legend><bdo id='ntyio7xu'><pre id='kjn87xsu'><center id='su4qvah8'></center></pre></bdo></b><th id='4a9u5o9q'></th></span></q></dt></tr></i><div id='z3va4nvc'><tfoot id='zduok5mb'></tfoot><dl id='2d5rbu7j'><fieldset id='m1mn844x'></fieldset></dl></div>
            • <bdo id='eltfrv4x'></bdo><ul id='yzisz4y1'></ul>
          1. <legend id='nf047m0h'><style id='878y1a1c'><dir id='6d407e0x'><q id='6ywjpwa7'></q></dir></style></legend>
            本站APP,内容更劲爆

            女人天堂在线2018

            类型: 久草原精品资源视频 地区: 中国 年份:2020-10-18

            剧情介绍

            第四章 天使和恶魔「日下部!」真和慎一分手後,又突然被叫住,回头一看,是苏菲亚。「喂┅你今天好像都在躲我!我知道给你添 麻烦。但,再考虑一下嘛?」「啊、对不起。」「你觉得我的话很 难相信,所以根本不放在心

            上┅是吧?」「没有呀!」被人抢白一顿後,真随口答道:「只是┅」「什麽?」「没什麽。」「可以的话,我想把话说完。」「嗯┅」「到我的房间┅不、你 好像不愿意┅好、在早上谈话的地 方说,可以吗?」「学校屋顶吗?

            嗯  好吧。」「日下部,你是我的校内向导。晚上也当我的向导吧!」「叫我呵真就好了!」真陪苏菲亚回到学校。太阳已经下山,冬阳将附近的山麓染成红色。真看到此景,并未陷入感伤的气氛,只对自己愈来愈感到厌恶。

            「喂!这个教 室行吗?好像没有人。」「只要能说话,在哪里都没关系。」「风这麽大,还是不要出去吧!」真拉起窗帘,外面已经暗了。只有走廊上的灯昏黄地亮着。(这,不是和在密室一样吗?)因为侵犯朋代的事件,使真

            对自己的理性丧失了自信。性冲动变得很强盛,这样的话对苏菲亚也有可能┅接下来的想法不 禁令真恐惧起来。「快点说吧!奶到底要我做什麽?」「跟早上说的一样,我希望你能够拯救世界  以救世主的身份。」「喂┅我早

            上也说过,我是不相信的。虽然这麽说过意不去┅但,现在只能这样。希望奶别再说了。」灯光昏暗,看不太清苏菲亚的脸。真能坚决地拒绝她,也是因为如此。初见面时,被她的眼睛所吸引,那种感觉仍存在真的心中。还有她

            淡淡的体味,令真不觉得她是女人,这也是原因之一。但,显然他的话令苏菲亚焦急起来。「真困扰。我要详细说明事情 ,你能听我说完吗?」「特地回到这里来,不 就是要听奶说吗!」真说完,苏菲亚微微叹息後,道:「日下

            都,不、阿真,你是救世主,世界快要被毁灭了,你要担负拯救的任务。这些我说过了。」「对呀。」「再 过两个月,西元2000年时,就是圣年。但 人类无法迎接那一年,这个世界会被毁灭。堕天使  露西华,是第一级恶

            魔,也就是魔王  下次复活之时,是1999年十 二月二十五日。自上次复活後的两千年之间,露西华都在储存力量。上一次  只是储存一千年而已,那股强烈的力量就足以将整个世界烧毁。这次他企图进攻天界。想要阻止

            它┅除了让你体内的救世主觉醒,除此之外别无他法。」「那,要如何祭祀我这个教祖呢?」真讽刺地说道,但苏菲亚并不生气,反而用更认真的口气说道:「教祖┅如果人 类能迎接新时代,你或许会被这样称呼。两千年前降临

            的救世主,现在不也被尊崇吗?」「两千年前也有?」「当时,世界也受到露西华的威胁,但因为救世主的自我觉醒,一个人打败了魔王。让露西华回到魔界,直 到今天。」「那,这次要我来打倒魔王?就算我相信 魔王的事,也

            不能打倒它吧?」「不,你是 神所选的。胸口印有神的刻印就是最好的证据。但是环境的关系吧?你似乎无法自我觉醒┅所以我为了帮你,从天界被派遣下来。」「那奶是神的使者  天使罗?真是愈来愈奇怪了。奶┅说完了吗

            ?我送奶到奶家附近吧! 」真想结束话题时,被苏菲亚所阻止:「果然,只用说的你不会相信。没办法,只好给你看我的真面目,也就会了解了吧┅」说完,苏菲亚开始慢慢脱衣服。「喂、奶?」她露出了上半身,打开窗帘。月

            光照在她白皙的肌肤上,她瞬间往前一倒。「嗯┅啊!!」她发出苦闷的声音,然後听到鸟拍翅的声音。苏菲 亚站起身,後背对着他。「┅!!」苏菲亚背着月亮的背影,像女神的雕像┅她背上大大的翅膀,使真觉得像在看一个

            宗教画似地。「如你所见,我是天使。这就是证据呀?」苏菲亚的声音听起来有点痛苦。仔细一看,原来是羽毛刮伤了背部皮肤 ,微微渗出血来。「还可以动喔!看┅」啪沙、啪沙!翅膀慢慢地动了。但每动一次,背部的伤口就

            流出血来。将她白皙的肌肤染黑了。「知 、知道了!不要动了。」真跑到她身边,气喘吁吁。这种 变身,对她的身体是很大的负荷吧?「请你相信我┅」「我 相信、我相信。」真看到苏菲亚的姿态而受了冲击,叫她停下动作。但

            ,还是有所疑念。「太好了┅」「嗯,奶没事吧?」「嗯┅我再继续说明 ,觉醒的具体方法 ┅」「不、不用了。下次再说啦,现在还是回家吧!」「我没事┅」「我也想冷静地听,世界要灭亡了吧?」「┅看来你相信了!那,这

            样就 好┅但露西华复活之日快到了,我还是尽早说吧。」「嗯。」真为苏菲亚穿上衣服。尽量走人少的路,送她回到了家。不得不避人耳目,是因 为她的翅膀,从衣服上端露了出来。「拯救这个世界,就靠阿真了┅」归途中,苏

            菲亚说了好几次同样的话。真的脑中不停回响着的时候,已回到自己的房间。「但┅说我是救世主┅虽然刚才看到,但还是不能相信。证据只有 天使的翅膀,和我胸口的痣呀!」真拉开衣服,重新看着胸口那从小就一直在身上的

            痣 。「YHW H  是神的名字?是这麽念┅这只是偶然吧?」真边想着,钻入了棉被中。「根本不知道她是什麽来头,会被她的诡计骗了吗?」他的自言自语在房间中回响着。但真什麽都听不到。他手上有一根天使羽毛,在棉

            被中发出微微的光,那不是夜光漆等人 工光线,触到时感觉有微温。「嗯┅」此时,房间的电话响了。「这种时候┅是慎一吧?现在已没办法去鬼混了!」现在才晚上 九点过一些,是慎一通常来约他的时间。「喂?」「阿真,是

            我啦!」撒娇的声音,是莉莉丝打来的。「是学校的事,应该找麻理、常盘呀。」「好冷淡喔!┅你对苏菲亚也是这样吗?你们 见面了吧?」「奶、奶怎麽知道?」「有人看到你们罗!」「是谁?看到了什麽?」「你很慌张的样

            子呢,做了什麽好事?」「没有呀!」「嗯  对了、你今晚不出去了吗?」「我要睡了,奶呢?」真边问,心里不停盘算着。还要再和莉莉丝见面吗?真感到犹豫。在学校见还好,但没有勇气 私下见面。「哇、睡得真早!我还

            想告诉你苏菲亚的事 呢!」「奶果然听说过她!」「我说不是我。但我想你在烦恼,才打电话给你喔!不想知道真相吗?」「┅知道了。」她似乎明确地知道什麽事,因为同是留学生。「那我在家等你,穿过前面的公 园就到了。

            」有种被人看透的感觉,真走出公寓,走向莉莉丝的家。按下门铃,莉莉丝立刻出来开 门,她还穿着睡衣。「请进!」里面不像女孩的房间,东西杂乱地堆放。似乎本来是个办公室。地板面积极大,其他只有床、冰箱、小橱柜和

            电话。虽然有暖气,但水泥墙给人冷冷的印象。窗户微微打开,白天时,太阳也照不近来吧?「行李还没搬来 吗?」「就是这些了。衣服放在那个房间。」莉莉丝指的方向,是扇铁门,似乎是另一个房间。旁边还有一个小门 。似

            乎是浴室。「干 嘛东张西望?你是来检查房间的吗?」距莉莉丝来到日本,最少也有十天。但是看这个房间,感觉没人住的样子。「对不起,这麽无趣的房间。我想,把 垃圾清出去比较好呀!但这麽空旷也很显眼吧?」真的脚下

            ,垃圾袋散乱着。这是房中唯一有生活感的东西。「我想你会说收拾乾净吧!所以才整理过。」莉莉丝取过垃圾袋,从窗口一个 个 丢下去,这里可是公寓的三楼!「不要这样! 真是┅奶没常识呀!在日本不能这样。」「在德国也

            不能这样呀!但是,怕你不舒服嘛。」「我没关系,垃圾又没发臭。」「那我就不丢,太麻烦了!来 这边吧!」「真是的!」虽然口中这麽说,但是她穿着睡衣从窗口丢垃圾, 和平常不一样的姿态,令人感到很可爱。真对她的戒

            心,慢慢地松 懈了。两人在床边坐下,这是西式房间 ,除了床之外,没有可以坐的地方。「喂、苏菲亚她说了什麽?」「!?奶不知道吗?」「不知道呀,我只听过一点她的事。」「我要回去 了。」「等一等嘛、我不是要骗奶。

            能想像她的话吗?她没说什麽救世主吗?」她抓住真的手臂,看着他的眼睛。霎时真被她红色的眼瞳吸住了,不禁再度坐下。「┅她,说了一些劝我信教之类的话。」「是怎样的?你 能告诉我吗?」真将苏菲亚的话全告诉 了 莉莉

            丝,想和某人倾吐发泄似的,说得非常详细。「她说要我拯救世界。像我这种小角色!」「嗯、你是没办法的。而且、你还会毁灭世界!」「哈哈哈、对┅咦?奶说什麽?」「你会毁灭世界。也就是┅你是露西华呀!」原本还涛

            涛不绝说着的真,此时却不知该说什麽。原本低垂的红瞳,这 时直直地盯着真看。「你是最高级的恶魔  露西华,不是莫西亚。苏菲亚的话,一半是真实,一半是谎言。」「什、什麽?奶们是宗教夥伴?」「夥伴?开玩笑!我

            和那种复天天使是 夥伴?我可是露西华之妻  莉莉丝。」「怎麽又说奇怪的话!别把我搞混!这次奶说,奶是恶魔的妻子?」「对、 也是许多恶魔的母亲。」「那奶是不是也要现出和苏菲亚一样的翅膀?」真从口袋中掏出一根

            羽毛,莉莉丝的眼瞳亮 了起来。两人在谈话间不知不觉地敞开了心胸,真对这种变化,感到疑惑。「这种东西, 我也给你看吧!」莉莉丝说着,背上也伸出了翅膀。但却不像苏菲亚那时那麽痛苦。但,最大的不同是颜色和形状。

            苏菲亚的如天鹅般雪白,莉莉丝的却像蝙蝠,像墨一 般的深黑色。翅膀刺破了衣服,直伸到天花板。黑色翅膀在房中抽动,真手中白亮的羽毛,触到其中一根时,渐渐变得黑而无光。「给那家伙看这个吧!黑色美丽吧?我话还没

            说完喔!」「什麽?」「我不是堕天使,其实,是以人类的母亲被创造出来的┅」「咦?什麽┅?」「不 行!翅膀伸出後,愈来愈不能压抑自己了!我要让 你想起:我是你的妻子!」莉莉丝飞到真身边狂吻着他。 她用力抓他的衬

            衫,钮扣掉下来,使真的胸瞠露了出来。「嘻嘻嘻┅真的有!证据在这里┅终於见到了!」她一看到胸口的四个字母,就吻了上去。真大叫出来:「唔┅莉莉丝、不要这样!」「不要吗?你强奸了那个女孩,却不和我做?」「┅

            为、为什麽知道?」「只要是你的事,我什麽都知道!」「这种事┅啊!」莉莉丝将真的衣服全都 脱光。「这麽讨厌和我做,是吗?」莉莉 丝的身体覆盖下来时,庞大的黑色翅膀折了起来。衣服在翅膀伸开时就破了,使得白皙的

            肌肤全都呈现在真的眼前。比朋代更加丰满的身体,令真下半身有充血感。被莉莉丝抚摸时,更加膨大。「好高兴喔┅我想要阿真,你也想要我。那就什麽都不要想,只要发泄欲望就好了。」 「┅啊!」莉莉丝将真的分身含在

            口中,真感到被她的舌头缠绕。「好可爱的声 音┅」在莉莉丝的口中,真立刻到了绝顶。她将真射出的液体一滴不剩地喝下。听到好几声吞咽声。「嗯┅哈啊啊┅好好喝喔┅可是  」莉莉丝的嘴并没离开。真的分身在精液与唾

            液混合的黏稠液体中,再度坚硬起来。「我、我也┅」真仰躺下来,莉莉丝转过身,将下体对着他的脸时,女性的气味刺激着真 。她仍用舌刺激 ,真的分身比刚才更膨胀了。真舔她的花蕾时,尝到花蜜的滋味。「啊唔┅啊啊啊嗯

            ┅阿真,舌头伸进去┅」啾呼、啾啾┅两种声音形成了合音。真已忍不住了,起身离开了莉莉丝的身体。「┅可、可以做了┅?」真点了点头,莉莉丝在分身上方缓缓地降下腰身,徐徐地深入。「啊、啊啊啊啊┅我、一直在等┅

            这个时候┅」全都进入时,莉莉丝开始动作,慢慢地┅「哈┅哈啊啊┅啊!」真对她缓慢的动作,感到极为满足。 他抓住莉莉丝的臀部,开始动作,由下向上冲刺。「啊、啊啊!给我吧┅哈、啊啊啊!」  真的动作渐渐加快,

            莉莉丝也更激烈地动着腰身。「啊、啊、唔啊┅!阿真┅!!」「莉、莉莉丝┅!」莉莉丝的躯体倒在真的胸口,两人达到了顶峰。醒来一看,莉莉丝仍然躺在身旁。两 人似乎睡了一会儿,还没到早晨。「还要做吗┅?我至少应

            该抵抗一下才对呀,没想到我这麽好色!」「这样也没关 系,任意发泄自己的欲望,才是你的本性。」「莉莉丝,奶醒来了?」「终於又能和你┅你知道我等了多久吗?」「这┅奶 稍微说一下吧?」「┅果然你还是想不起来。等

            到复活时你就会知道了。但还是我先告诉你吧!」和问苏菲亚时不同,真的态度 变得认真。在拥抱莉莉丝时,他已经什麽都不怀疑。但他因为自己想不起某些事而感到焦急。「部分和她说的一样,露西华会在今年圣诞节复活。但

            ,指的就是你。」「她说我是莫西亚。还有胸口这个『神的刻印』呢?」「那是她说的。你  露西华是堕天使,有神的刻印也不奇怪。你原本就是天使,但却堕入了魔界。你摆有天界无法想像的力量,他们两千年前就知道这些

            。那时莫西亚真的出现,而且打败的你。但这次不会了,这次你要在恢复记忆、复活之前,采怀柔策略以求回复天界。」「复天?」「堕天使再度回到天界,就称为复天。苏菲亚也是复天使,但她是背叛者。」「那奶呢?」「我

            本来就不属於天使或恶魔,而是以人类的母亲  亚当妻子的身份被创造出来。但亚当抛弃了我,我只 能稍微抗议。以现在的说法,不承认男女平权。然後亚当下场如何,圣经上也有记载。但,没地方去的我┅该怎麽办?」「这

            是有人类之 前的事吧?」「嗯、不相信 也没关系。我到处流浪,和人发生关系。直到碰到你  露西华。从天界堕下的你,和亚当他们完全不同。不把我当附属品地爱我,所以我嫁给了你。但你却向神挑战,留下了我┅!」莉莉

            丝将头埋在真胸口,温暖的泪滴了 下来。「我一直在转生┅我想让你复活,让你去天界向亚当的孩子复仇!!」「别说了┅我知道。」「┅」真抱紧了莉莉丝,虽然她的话令人感到荒诞,但真一点都不怀疑。第五章 心的方向次

            晨一早,莉莉丝又和以前一样,说太麻烦,不想去学校。真没办法,只好先回家。一回到家 ,发现房间和昨天出门时不一样,已整理乾净了。「麻理吗┅又任意闯进来,不知道说她几次了!」用抹布擦乾的桌上,留着字条。  

            又到哪里去玩了!每天这样身 体会搞坏耶! !麻理  「唉呀  !在等我吗?」真说着,急忙跑向学校的方向。「早啊、阿真。你怎麽了?常盘打了好几次电话来,吵得我不能睡!」一到教室,慎一便跑过来说道。「对不起啦

            !」「说对不起就没事了吗?真是的!」「阿真!」身後传来麻理的声音。「┅啊。」麻理的双目肿 得通红,好像睡眠不足。「你昨天跑到哪里了!」她急着问道。「我┅不、我为什麽要向 奶道歉┅奶又偷偷跑到我的房间┅唔!

            」真还想继续说,却被慎一堵住嘴,并在他耳旁说 道: 「笨蛋、你想说什麽呀?」「可、可是┅」慎一乾 脆将真的手臂固定在背後,麻理见状,说道:「我不管了!让垃圾把你淹死好了!」被她的气势一震,慎一松开了手。「哇

            、好可怕的杀气!常盘真的生气了哟!」「不要理她啦!」「常盘好可怜喔!」「和慎一没关系吧?我不会再缠着他了,又不是漫画!」「这样的话,不是漫画而是游戏。」「咦?」「当做游戏吧,男女关系,不就这麽回 事?」

            「慎一,你在想什麽?这麽说不觉得害羞吗?」真哑然失笑,看到慎一衬衫口袋摆着报纸,便道:「真稀奇、慎一也会看报。」「┅这个吗?哈哈、阿真,不知道这件事吧?」「什麽?」慎一得意地打开报纸。标题是  黑色圣

            诞节   「这次的圣诞节,有很大的日蚀喔!现在虽然还无法无法预测,但,昨天发现了彗星。」「彗星要撞地球?」「日蚀是不会撞的。 但会有将地球覆盖一半的影子,地球会完全失去光明一小段时间。」「咦?为什麽这麽大

            的日蚀会现在才被发现 呢?」「不像是真的呀!报纸报导的,或许是真的吧?只要地球不毁灭,怎样都没关系。」「哼、你一点感动都没有吗?是世纪的天体秀呀!」慎一不只是游戏迷,还是天文狂。还有:灵异狂和摇滚狂,范

            围很广。对啥都没兴趣的真,有时和他玩不到一起。「┅我要睡了。」「今天又要睡一天了。」圣诞节时,就会有日蚀。真被引起了兴趣。那是露西华的复活日,但,和慎一 说这个也没有意义。这时,麻理趴在自己桌上,喃喃地

            说:「啊啊、真气人!道一下歉嘛,都不知道我的心情。」偶然会有脚步 声 ,但传不进已成为睡魔俘虏的真的耳中。对於学生来说,只是妨碍上课的噪音,空虚地响着。「昨晚 没事了吧?苏菲亚。」放学时,在教室中昏睡了一天

            的真,一醒来就对苏菲亚说。不管莉莉丝说的,先听听苏菲亚说的比较好。「阿真,你担心我吗?对不起。我┅」「我知道,奶还有话要说 吧?」「嗯┅请你等一下。」苏菲亚没想到真 会主动找自己说话。她有点吃惊,但立刻低

            下了头。「虽然一 起回去也可以,但会被别人看到。你等一下!」大约过了十分钟,无人的图书馆,苏菲亚和露易塔,小声地互相交谈。「开始了呀,苏菲亚?」「嗯,虽然有点奇怪┅但要把最初的关键打开才行。」「这个世界

            的存亡,和我们有很大的关系。我们也要赶快调查转生的天使喔!」「互相加油吧,为了天界的安定。」露易塔似乎和苏菲亚是伙伴,这样的话┅「阿真,来得真早呀!」「啊、因为我没什麽事情。」「请进。」苏菲亚笑着请他

            进去。约六个榻榻米的单人房,和莉莉丝房间不同 ,很像女孩的房间。但没有特别可爱的装饰,收拾得很乾净,有种温暖的感觉 。 来到独居女性的房间,这是第二次。虽然和莉莉丝的房间不同,但真还是有点在意。「还是那件事

            !」真拿起桌上的咖啡喝了一口,这麽说道。苏菲亚的表情立刻变得认真。「是。你相信我就太好了。」「不完全 喔!接下来,我要自己判断罗!」「好,那我说有关莫西亚觉醒後要做的事。」「等等、奶以前说我要作战,那麽

            告诉我露西华的事吧?」「我不是很清楚┅实际上,并不知道他现在的姿态。上次出现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不知道他现 在累积力量,会成长为什麽样子。只知道他已经 在这 世界,转生为你了。」接着,苏菲亚做了以下说明:露面

            华是从天界堕下的天使,被流放至魔界深处的地狱。大致上和莉莉丝说的一样,虽缺乏新鲜感。但使真更加能确认。「咦┅要我一个人和那家伙战斗,太恐怖了吧?」真开玩笑地说道,却发现她的蓝眼露出认真的光芒。「对你来

            说是可怕的事,但是,有我们在┅」「我到底要做些什麽?」「露西华会在十二月二十五日复活。之前要做的事┅阿真,你有 性经验吗?」「咦?」苏菲亚劈头就问这种事,但她似乎很认真。「对不起,这种事很难说出来吧?反

            正,今天┅」「咦?咦?哇!」她已靠近了真 身边,将他的衣服脱去,也展现出自己裸裎的身体。真虽然感到迷惑,仍顺从着她的动作。「我┅是一个妓女。」「什麽?」「不、没什麽┅」苏菲亚的嘴堵住了真的疑问。她微微的

            舌头动作,令真兴奋起来。她的话也令真更有快感。「喂┅随你喜欢地和我做吧!」苏菲亚的嘴离开了,往後仰躺在床上。真抚摸着她的胸脯,虽然不是非常丰满,却很 有弹性。真不觉加强了力量。「啊┅好痛!」苏菲 亚小声地

            呻吟。「对、对不起┅」「┅没关系,随你喜欢地做吧!我才该说对不起呢!」真稍微冷静,想起了莉莉丝。但,现在却无法将自己放在乳房上的手拿开。真被无法抑止的冲动袭击着,反而加强了力量,想让她更加狂乱。「┅唔

            !」真用力搓揉她的胸脯,又用舌头舔舐。苏菲亚发出了呻吟,使真的动作更粗暴,空出的手伸向苏菲亚的花园。「┅不要 急┅」但,花园已湿润了,真将手指伸入。「啊!啊、唔┅」苏菲亚体内充满了湿热黏液,真将分身抵着

            尝试插入,轻易地进入了她体内。「嗯┅唔!你太急了啦、阿真┅」真不在意地开始动腰,苏菲亚也动作着。她虽然嘴上抗拒,但,明显地想享受快感。「啊、啊啊啊!」被苏菲亚的身体夹紧, 真已快到 达界限。「啊┅已经!」

            「嗯、嗯、要去了┅啊啊啊!」她夹得更紧, 真忍不住射在她体 内。「哈、啊啊啊!」「哈啊、哈啊!」苏菲亚身体离开时,真感到全身无力,极为疲惫。然後便坠入了梦乡。「起来!日下部、日下部真!」「嗯┅」耳边传来露

            易塔的声音。「!?这、这里是┅」「不是在学校 啦!早啊、阿真。」啪沙!真跳了起来,他还在苏菲亚的房间里。眼前出现的竟是露易塔,苏菲亚站在她身後 。真看到窗外的红霞,才发现自己似乎已经睡了很久。「老师,为什

            麽在这里?难道,是因为我翘课的事?」真不清醒地问道,苏菲亚说道:「你会吓一跳也没办法,我还没说清楚,对不起。」露易塔将脸靠近,凝视着真胸前的痣。「┅嗯、是莫西亚的『神的刻印』,和别的不一样呀!我实际上

            是苏菲亚的夥伴,一直没 告诉你,对不起。」「咦?老师也是┅从天界来的天使?」 「对、我是为帮助你而来的。」「那、老师和我┅」「苏菲亚已打开了『关键』,所以我没必要和你做了。不过你想做的话,也可以做!」「不

            、我 ┅奶说『关键』是什麽┅?」「啊、老师那麽没魅力呀?」「不、不是的。」露易 塔的模样和平常不同,和在游戏场厕所看到的她┅?「露易塔、别取笑他了,我来说明吧。」「好啊。」「我按顺序说,你好好听吧!现在┅

            在地上辅佐阿真战斗的天使,有好几个。」「是奶和露易塔老师┅?」「不、我们没有那种力量。从天界降下时,已消耗了很多力量。以转生形式降下的强力破坏天使才是啦!可是┅」「苏菲亚没找到,而我为了寻找天使,先降

            到地上来了。」露易塔插进来说,真感到有点怪异。事件愈来愈明白了吧?不、还没有,还有莉莉丝的事┅「那些没关系啦!我还没找到全部的天使,┅阿真,有件事要拜托你喔!」「拜托我?」「让转生的天使觉醒的方法是 

             和阿真发生关系。这样才能准备好呼应莫西亚的仪式,让他觉醒。我昨晚就是用这个方法,才解除了真被封印的一部份力量,让天使的能力觉醒。这就是露易塔说的『关键』。」「要我和她们发生关系?」「嗯、在露西华复活

            前,和全部的天使做爱。只要做爱就能解除真的封印,不困难吧!」「所以昨晚,奶 问我有没有经验┅但是┅」「放心吧!天使都是女的。」露易塔的回答,和预期的一样。「以男性转生的,只有莫西亚而已,太 好了!阿真。你

            要记得,天使的身上,并没有『砷的刻印』喔!」露易塔说道。「是吗 ?」「还有,天使都是你身边的人,如果她们不在附近,可很麻烦喔!」「你想做这个工作 吧?就和刚才一样,和天界的人做爱,消耗体力然後睡觉,生活可

            能会一团乱吧?」「嗯、我知道了啦。苏菲亚┅」真简单说了几句,便离开了苏菲亚家。「他怎麽样呢?」「好像相 信了,大概没问题吧?」「这样虽好┅但不许失败喔!苏菲亚。」「现在也只好相信他了。」「┅对呀!」真回

            到家後,开始淋浴。「总觉得不对┅我似乎没必要做这种事,她们把我当成道具一样┅」真出了浴室,穿好衣服後便离开了公寓。 「阿真,是你呀?真高兴!」真敲了莉莉丝的房门,她一边狂吻真,边带他进屋。「嗯,有事想

            和奶谈。」喀锵、铁门关上了。「什麽都可以和我说。我会帮你的忙┅有可疑的味道喔!」「┅似乎瞒不了奶呀。我是想和奶商量,但,搞不好奶会生气。」「啊、只 要你想做,和谁做都没关系啦!不要和人类比较好。你是露西

            华,在真正复活之前 ,表现得像恶魔,对我来说也是高兴的事。」「什、什麽意思?」「但,不要天使的气味,染上我的气味吧!」说完,莉莉丝将真压倒。这次比上次更加激情,似乎要将真 融化一般。完事後,身上满是莉莉丝

            的汗水和爱液。「阿真,除了做爱,苏菲亚还对你做了什麽?」在床上,莉莉丝边喘息边问。「说什麽『关键』,但我并没有感觉┅奶知道吗?」「知道。你在我体内时,我就感觉到那股力量。和平常不同喔!」「那,我不是露

            西华,而是莫西亚吗?」真感到不安,将要离开无条件看着自己的莉莉丝。被双亲疏远的真,首次对人产生了感情。但,自己若是莫西亚的话,莉莉丝会和自己敌对,他害怕这点。「不是的!那是露西华的力量。你以前是天使,

            这是当然的。那个┅『神的刻印』也是一样。」 「嗯。」「还不能相信我的 话吗?告诉你她们所隐瞒的事吧!」「什麽事?」真拥抱莉莉丝丰乳,她的体温让他感到安详。「你妈妈有这样抱过你吗?」「没有印象。我父母好像讨

            厌我。」「不是讨厌,而是无法疼爱你。」「可是他们是我的亲生父母,应该照顾我呀。」「亲生父母┅看来你什麽都不知道 。至少,你爸不是你的亲生父亲!」「我是私生子吗?」「不、你母亲在生你之前,有两年没有和人发

            生关系。包括你父亲。」「那我怎麽出生?」真抬起脸凝视莉莉丝的眼睛,她不像在说谎。「你的父母是考古学家吧?」「嗯、但和这 有关系吗?」「┅是十几年前的事啦!你父母去中东某国调查遗迹,发掘『死海文书』。当时

            他 们年轻气盛,潜得比其他 研究员更深。找到一个没人 碰 过的壶。他俩兴奋得当场开封, 解读了其中的羊皮卷。这行动导致了他们的命运。上面写:『最初见到这文书的女人,将受最终来临之胎』喔!」 「┅」「你的父母,虽

            然不完全相信,但刻意几个月不做爱,想证明那是无妄的预言 。阿真的母亲也一样。但三个月後,却不得不去妇产 科检查。那预言是真的,生下的婴儿就是你。」「骗、骗人的吧?」真的声音微微发抖。「文书上也有写『神的刻

            印』的事。你母亲看到生下来的你,感到不舒服。将那文书送给母校  也就是你现在读的学校  的修 女。这样你有线索了吧?」「我不相信┅」「你不相信也没办法。苏菲亚她们也知道,我不会说谎。你不是能去教堂调查吗

            ?」的确和事实符 合。莉莉丝知道真可以偷偷地进教堂调查, 不像是虚张声势。「我┅到底是谁的孩子?」真绝望地喃喃说道。「虽然是神的孩子,但是却被抛弃了,阿真真可怜┅但,有我在,我可以为你做一切!就像你以前为

            我一样┅」莉莉丝 抱着抓住胸口的真,不停狂吻着。真没发出声音,只是不停流着泪。从那天开始,真就一直待在莉莉丝的家 。与她的亲密程度与日俱增。她以温柔的态 度接受真,让他看自己的种种表情。这是对一直疏远他人,

            感到不被爱的反动吧?真只想着莉莉丝。因为怀疑她的话,也会对他自身产生怀疑,真便不去找证据。他已完全被她吸引 了。第 六章 欺骗一周之後,真才去 学校。莉莉丝认为不能让别人怀疑,便催他去上学。「啊!阿真!!你

            去哪里了?房门也不锁!」麻理的反应和预想的一样。 此时,真只感到郁闷。「别管我好不好!」「怎麽这种态度!我是担心呀、你最近很奇怪喔┅」「罗嗦!」真对她怒吼。这对麻理来说,是少有的事。连真也对自己的大声吓

            了一跳。「啊、对不起┅」「┅算了、别说了。」通常 麻理会对他吼回来 ,但她现在只小声地说。这不禁令真感到有点不忍。「对不起,我向奶道歉。」「不,我太烦人了,我才该道歉,对不起。不会再这样了。对了、你知道莉

            莉丝吗?她都没来学校,我是她的向导呀。」真这才想 起,莉莉丝家的电话响了好几次。「┅我、我不知道。」「对了、阿真,不要一直翘课!去照顾苏菲亚吧。她好像很在意你。」听到麻理的话,真才想起,莉莉丝说过不要引

            起苏菲亚的怀疑。他望向苏菲亚,和她四目相接 时,发现她一直望着自己。真对她笑了笑,她也对 真微笑,真稍微安心了。但下一节课,她传来了MAIL。内容是:今天请来我家,真想起她前几天所说关於天使的事。「怎麽办

            ┅」这天放学,真急忙准备回家。心想只能照苏菲亚说的做 了。「真、来一下!」「啊、慎 一。我今天想早点走!」「来一下就好了。」既然慎一这麽 说,两人便上了顶楼。「你记得最近那个女孩吗?」「嗯、你说户狩吧?」「

            我问了乾姐,但、她仍然行踪不明。」「啊┅从那天吗?已经十天了呀!」「而且当时没有通报。乾姐让她走了┅这事会曝光吧?」「嗯、真是糟糕。」「我不管了!是你发现她的,你有责任呀!」「怎麽这麽说┅啊、可 是  

            」真说着,突然想到一条线索。「啊、不知道现在该怎麽办┅搞不好┅」真想到的是,莉莉丝应该认识他在公园遇到的男人。「真的吗?太 好了!还要找我乾姐┅」「等等、没 约好呀!不过就算线索错误,我也会去找。」「这麽

            说,我欠你一个人情。」「别这麽说。也是因为我的缘故,你才要这麽在意呀!还有,你喜欢乾姐的事,我没有兄弟姐妹,所以不太明白┅那是像喜欢班上的女生一样吗? 」「笨蛋、 完全不一样!」「可是,乾姐不是女人吗?

            」「我不记得说过那种话,饶了我吧!」慎一很久以前 告诉真:自己喜欢乾姐。因为和她住在一起,有时夜晚睡不着,便找真去夜游。这是他喝醉酒时说的,不知是真是假。「哈哈、别害羞!我会去找那女孩,再见罗!」「拜托

            了!」「欢迎你来!今天为止感觉如何?身体状况还好吧?」「我很好,谢谢奶的关心。」「阿真的身体要是有怎麽样,可就糟糕罗!」苏菲亚微笑着说,这却令真有 种厌恶感。(┅果然,她只是想利用我┅?)「请进!今天还

            有别的客人喔!」「喔?」苏菲亚家 除了露易塔 ,还有一个陌生的女孩。从制服来看,是和真同一个学校的学生。露易塔说明道:「她是之前提的,身上有天使的印记,叫做木岛惠。」「你好,我是二年C班的木岛。 你是莫西亚

            ?」「嗯、她们是这麽说的┅」「 老师,真的是这个人吗?」「他现在虽然是这样,但觉醒後就会变了个人喔!」「嗯、既然老师这麽说的话┅」苏菲亚小声地说道:「阿真,照我所说的做吧。拜托了!」「可、可是,突然┅」

            「这些阿惠小姐都了解 。我们找到的女性中,最早知道的就是她了。」苏菲亚所说的是:要解开封印让她觉醒,也就是要真和她做爱。「我们出去晃一晃,加油罗!阿真!」「啊、老师!等 一下!!」露易塔虽好像还想和阿惠说

            什麽,但仍和苏菲亚一起出了房间。留下真和阿惠 两人沉默着。她似乎在想什麽,凝望了真一下。真低下头躲开她的视线。「你怎麽不说话?」她有点焦急地开了口。「我、我┅」「什麽?那麽 不想和我做吗?」「不、不是那样

            。」阿惠极有魅力。一头具透明感的长直发。虽和真同年,但脸型很成熟。从外表看她体型丰满,但举止还有少女气息,形成绝妙的对比。「 啊、嗯┅奶知道要做什麽吧?」「就是那回事呀!所以我才来这里。」「但┅做这种 事

            ,也不 会抗拒吗?」「当然!我们才第一次见面,不过我相信苏菲亚的话。所以┅没办法罗!」「奶说没办法┅」「上床吧!不要再说了!」阿惠这麽说着,便脱了上衣,躺在床上。「你怎麽了?我还希望由你主导呢!」「┅」

            真沉默半晌,走到阿 惠身边。「不要太粗暴喔!我很害羞,而且我还是处女。」「咦┅」听 到阿惠这麽说,真不禁停住了手。「啊、对不起。别在意我说的话。」「那┅不要做了。骗苏菲亚她们说『已 经做了』吧!」「什麽呀!

            不行啦!」阿惠沉默了一会儿,仍慢慢地脱下了衣服。「看吧┅」她的裸体,比真所想像的更加诱人。「这样好害羞喔! 但这是我的命运。要跟你这种人┅我烦恼得失眠 好几天。但,人已经在这里了。你知道是什麽意思吧? 」

            「┅」「┅我之前可能说得太过份了。你会生气吧?但我只想做我能做的事。」真不知该说什麽,便把手搭 在 阿惠肩上。「嗯、我不说了。只要我的身体能拯救世界,你就不要在意了。」阿惠这麽说道。真虽然困惑,但不再思考

            了。他爬到阿惠身上,一想到她的事,便有种罪恶感。但是实际上,她的裸体挑起了真的欲望。与其一一说明,不如顺着这欲望,还会轻松一点 。「┅嗯!」 真碰触她的乳房,她全身一震,看来很紧张。「放松 一点!」「嗯┅」

            真压抑兴奋的心情,慢慢地爱抚她。她的身体微微打开,他以手指和舌,从乳头、背爱抚到她的腰。没被抚摸过的肌肤,有了反应 。真的手触到了花园。「啊┅不要、好害羞!」真不理会她,在还未充满湿润的花园,展开了重点

            攻击。「啊啊   啊┅!」她发出微微的呻吟。「喂、已经┅可以了。」「┅可以了吗?」真改变位置,将自己的分身抵在花蕾上。虽然那 里稍微有抵抗感,但仍然进入了她的身体。「唔唔┅唔┅」她的脸孔痛苦地皱起,但咬着

            牙忍耐着 ,接受了真的进入。「┅痛吗?」「我、我会忍耐┅你┅亲我。」如她所愿,真 亲吻她的唇,身体动作时 ,她的紧张便缓和似地,抵抗感也减少了。真开始真正的动作。「嗯、啊┅痛┅」她仍然表情痛苦。她忍耐着痛,

            发出断断续续的声音。但,真已无法将 动作缓和下来,反而渐渐加快速度。「唔┅嗯┅啊啊、快、快一点!」似乎快到了界限,阿惠眼中虽含着泪水,但对真乞求着。真更加快了腰部的动作。「嗯┅不行了┅!」「┅啊、啊、忆

            、啊啊 啊啊!」真到了顶峰时,将彼此的身体分开。「哈、哈、哈啊┅完事了吧┅」她痛苦地喘息着,勉强打起精神地对真笑笑。床单上一大片赤红,映入眼帘,是她丧失童贞的证明。真无言地抚摸着她的头发。和阿惠办完事,

            真便沉沉入睡。 恍惚之际,传来了苏菲亚的声音。「辛苦了,阿真。」「啊啊┅阿惠小姐呢?」「她先回去了。虽说解除了封印,但要显出效果, 是觉醒之日那一天,所以没有直接的影响。」「难道,我还要很久才觉醒?」「嗯

            、下次大约是两天。会给你力量,不用担心。」「我┅可以回去了吗?」「喔,可以呀。」「再见!」他睡着的时候,似乎有人帮他洗净了。真穿上衣服,离开了苏菲亚家。天色已经暗了,不知道现在是几点。真原本想回家,但

            ,又向莉莉丝家走去。「莉莉丝!对不起。」「啊、为什麽跟我道歉?」 「好几天没陪你。」「没关系啦 !你的行动我都知道。」「咦?」「但,你这麽想,我很高兴喔!进来吧。」 房间仍是冷冷的感觉,真在床上坐了下来。「

            ┅奶知道了什麽?」「解开了天使的封印了吧?露易塔告诉我了。」「┅露易塔老师?」「和你说也没关系,她是我们的同伴,你应该发现了呀?」「嗯┅我一直在注意 。但,她为什麽?」「她是必要的。为了要她秘密帮我们,

            我的眼睛能控制她。苏菲亚一夥人的 行动我都能知道。」「可是,老师是天使呀。」「她马上就要堕落了,要将白色污染,是很简单的事!」「奶特意让我在那种地方看?」「你是说在厕所的事吗?那是:告诉你的话,不要生气

            喔!那是为了要挑起你的性趣。」「後来在公园发生的事,也是同样的理由罗!」她停顿了一会儿,答道:「┅嗯。但,不只是那样。目的 是要诱发你的好色本性,所以你才会在教堂做那种事。」「果然、那是 奶的阴谋。」「讨

            厌我了吗?」「不、我应该感谢奶,和奶在一起是很幸福的事。」「真好┅ 」莉莉丝和真深深互吻,正想肌肤相亲之时,真突然想到一件事,问道:「等等┅在公园的那女孩,现在怎麽了?」「咦┅?你喜欢那女孩吗?」「不

            是 的,我是要帮朋友。」「那女孩是转生的天使。但现在是我们的 同 伴,她在艾 雷家里。」「艾雷?」「在公园看到的男人呀!他是我的仆役,低等级的恶魔。带他来之後,没想到派上了用场!」「喔、他是奶们的同伴,下次为

            我介绍吧!还有,要让朋代回家,或者回学校才行呀!」「为什麽?她已经不能回复天使了。」「不。是为了我朋友。」「知道了。既然你这麽说┅ 」「嗯。莉莉丝┅我想和奶做┅」「比起任何情话,这是我高兴的事喔!阿真

            ┅」两人又需索着对方,身体交缠在一起。「喂┅莉莉丝┅?」「什麽?」朱红色的月光由小窗射入,照 着两人的  身 。 「奶生我的气吗?」 「为什麽?」「我和别的女人┅天使做了呀。」「哈哈、我不在意这种小事 。」

            「可是┅」「她引起了你的欲望吧?那就做吧!忠於欲望是恶魔的本性,就照你喜欢地做吧 !说自己不是恶魔,忍耐想做的事,才是不自然的。」「是吗?可是,那女孩很认真,十分相信苏菲亚的话。我屈服於欲望,玷污了她┅

            」「她也希望这样呀!你不用在意。」「可是,以後苏菲亚也会要我做同样的事,我该怎麽办?」「还不明白吗?如果女孩子喜欢你的话,就做吧!不是苏菲亚带来的女孩也可以。」「这是犯罪呀!」 「阿真,你是为了 毁灭世

            界才出生的。」「┅是吗?」「对呀。」真思考了一会儿,道:「但,发现我是恶魔的话,苏菲亚会对我怎麽样呢?总觉得搞错了吧?」「她们也不是傻瓜,早就知道你是露西华了呀。我说了很多次,她们想让你回到天界,所以

            现在采取怀柔政策。不过,回到天界後,露西华的仇恨也不 会消除。就算降下破坏天使也是没用的。她们绝对无法打败累积了力量的露西华。」「喔┅」真又产生了新的疑问,但没说出来。(我体内有天使和恶魔,无论变成什麽

            ,那个时候,会怎麽样呢┅?) 夜深了,月亮的红光已消失,发出银白色的光辉。第 七章 决意几天後的某个下午,真又被叫到苏菲亚家中。和以前一样,房中有两个陌生的女人。「这两位是你今天的对手,你知道要做什麽吧?

            」露易塔的 口吻和以前一样。不知道她是否知道了真知道她的真实身份,还是因为在苏菲亚面前,所以才在演戏。「我来介绍,这是黑姬桩小姐 、饭纲美穗小姐。」桩不怀好意地盯着真,她不是辣妹般的女孩,但微微给人压迫感

            。美穗则眼神柔和,是站在长发的桩 身旁的缘故吧?她的浏海在眉毛上方数公分,给人年幼的感觉。「今天和这两位吗?」「我们觉得困惑,想要拒绝┅」苏菲亚正要说话时,桩插口说道:「你就是救世主?很遗憾。我们不是为

            了要和你做,才来这里。」「┅?」「黑姬小姐?」「露易塔老师别说话!我想要乾脆地拒绝奶,才会来此。我根本不相信奶的话,但美穗被骗了,我想劝阻她才来的。」「阿、阿桩┅」美穗拉拉她的 衣服,但她却继续说道:「

            美穗,奶看仔细!奶相信这笨男孩是救世主吗?这是个骗局!回去 吧。」「阿桩!别说了!今、今天┅真是对不起!」桩走出了房门,美穗追了出去。「啊┅那女孩说的没错,会相信 第 一次见面的我,然後和我做爱。本来就很荒

            谬!」苏菲亚看着装出不在乎模样的真,道:「这不是好笑的!阿真,那两 人即使降到地上,也是强力的破坏天使。绝对不能缺少她们!」「可是,现在没办法呀!」「┅我早就想到这点。饭纲小姐虽相信我,但她说黑姬小姐不

            相信的话,她就不要做。看来,她们俩的感情很好。」「如果没其他的方法,难道要我强奸她们?」「时间太紧迫 ,就只得这样了。但我们是天界之人,不会这麽要求。其实阿真已具备能让她们认可的能力。我怎样都无法说服她

            们,所以要由你出马罗!」「咦?要我去说服她们,不可能吧?」「可以的。你要相信你自己。还好饭纲小姐有点相信,你能趁她没改变主意前,去找她们吗?」「现、现在?」「现在能去的话。」真看了看沉默的露易塔,她对

            他点 点头。真知道她不想让苏菲亚发现,因此爽快地答道:「知道了,我会尽快去找 她们!」真走出去时,听到苏菲亚关门的声音。(虽说要去找┅但,要到哪里找呢?又不认识她们,大概,还有人留在学校吧?)「美穗┅ 」「

            嗯、阿桩┅」此时,美穗和桩在宾馆里。在这里不会被发现。两人在床上,互相享受了对方的身体。苏菲亚说两人『感情很好』就是指这一点。「美穗?奶怎麽了?有点奇怪耶,没有兴致吗?」桩的唇离开时,对美穗这麽说道,

            语气带着不满。「┅难道,还在想那男 人的事?」「对不起,我┅」「美穗,奶已经有我了呀!」「但是、我不献出身体,世界就会灭亡吧?」「那是露易塔老师她们说的。不等到那一天不会知道吧?」「但、我觉得她不是说谎

            ┅」「┅也许吧。但,就算是真的,我也不要!把美穗让给别人┅简直是开玩笑!」桩突然对美穗大吼,然後双手抱住吓了一跳的她,叫道:「美穗是我一个人的┅我一个人的!」「阿桩┅」桩将头埋在美穗胸口,不停地亲吻,

            道:「我最想要的,只是这样!世界会变得怎样,都和我无关!只要有美穗的话┅」「┅我的想法和奶一样呀┅但 ,如果世界毁灭了,我也无法拥有奶呀┅」「┅别说了!我喜欢奶,不能把奶让给任何人!我爱奶!」美穗默默地

            抱着她,她热烈的气 息传到胸口。「哈啊、哈┅不要再说这些了!我要让奶有快感,我爱奶!美穗┅美穗!」桩激烈地吻美穗的唇,两人的唾液混合,流到脖子上。长吻 後,桩将唇抵在美穗的花园,美穗也将舌抵在她的花园。「

            嗯、嗯┅美穗、好舒服┅」桩的手指插入了美穗体内,美穗的身体弯成柔软的弓型。「美穗┅有快感吗┅?」「嗯、嗯┅啊啊啊!」「像平常那样做吧┅好不好?」桩催促她,美穗便 趴在仰躺的桩身上,两人的双腿交差着,私处

            并合在一起。「阿桩的那里、好热┅」「┅美穗、奶也是┅」两人开始动腰,肉体交合,发出淫秽的声音。两人身体更激烈地 动作,美穗的汗一滴滴地滴在桩的身上。「哈、啊啊啊、唔!美穗、美穗┅我爱奶┅」「啊啊、我、我

            也┅阿、阿桩┅要去了!啊、唔 唔晤┅!」「美穗!啊、啊啊啊┅! 」两人到了绝顶後,以原来的姿势享受着馀韵。「┅希望、能永远这样下去┅」「嗯┅」这时已是黄昏,真为了找桩和美穗,来到了学校。问其他同学她们的行

            踪,也没有人知道。「没有人在┅啊!」望向自己教室时,有个熟悉的人影。「┅阿真吗?不是已经回去了吗?」「麻理、奶┅」「我想看落日,所以要晚一点回去。」麻理站在窗边,没精神地回答。「别装了!这样不像奶呀!

            」「对┅我不像会看落日的人。阿真,你忘了东西吗?」「啊、我正在找人,是别班的女孩子,奶不会知道的。现在天己暗了,回家吧!」真正要离开教室时,被麻理叫住了。「┅阿真,你到底怎麽了?和以前不一样了!」麻理

            说着,从背後抱 住了真。真隔着制服,感到她 柔软的身体。那是以前自己从没发现的,她女性的身体。「喂┅阿真、你最近很奇怪喔!也不来学 校,也不回家。到底在干什麽┅」「不、没什麽┅我只是翘翘课而已!」「别说谎了

            !如果是以前,你会说『一起去找吧!』。而且,还会和我斗嘴。现在都不理我了┅」「不是的,只是┅」「只是什麽?你更依赖某人吗?她更值得你信任吗?你只需要她 ,不理我了吗!?」麻理提高了声调,质问着真。「怎、

            怎麽回事?麻理,奶说的『某人』是指谁?」「你要我说出她的名字吗?」她边吼叫,边 敲打真的背脊。「阿真、阿真┅!你说清楚!!」真没回腔,他放开她抱着自己的手臂,默默地 吻了她的脸颊,离开了教室。「你才在装蒜

            呢!你不知道你已经变了┅」麻理用手帕擦拭眼泪,趴在地板上哭泣 。当她再度站起身,踏上归途时,已是三十分钟後的事了。那一天, 真没找到桩和美穗。他回到了莉莉丝家,向她报告了这件事。但,莉莉丝 并不 关心的样子。

            「莉莉丝?我在说奶敌人的事耶!」「啊 、你生气了?对不起。可是,她们也不算敌人。你在这里,大致的事情露易塔会向我报告。她们也没什麽可怀疑的。天使真是不自由呀!」「也许吧┅可是和因为天使做爱而觉醒的我,会

            变成她们的敌人?那她们为什麽不停止呢?」「没有停 止的理由 吧?知道自己是天使 和恶魔的阿真,还无法完全解除封印。所以即使天使觉醒了,也 不会发生什麽事。 我想让你恢复本性,苏菲亚却提供了一个极佳的舞台。纯洁的

            少女抱着决心,献出肉体 。你知道以後会背叛她们,却贪求她们的身体,这不是一大乐事吗?」真无法否认她的话,并对自己的行为感到惊讶。「没关系!这在魔界来说不算什麽。在恢复 露西华的记忆前,习惯这点比较好。能利

            用的要尽量利用。」莉莉丝抱着真这麽说道,但真没有回答。这几天,真虽然继续和苏菲亚带来的女孩做爱。但,还没找到桩和美穗。两人没有 去学校,也不和苏菲亚等人接触。某天,真走向顶楼方向,照常地翘课。但一上楼梯

            时,看到门那边传来有人争吵的声音。「放开我!我说讨厌男人呀!!」「艾雷、算了!不要这样。」顶楼的是艾雷、露易塔及桩三个人。艾雷抓着桩的衣领,将她推到顶楼的栏杆旁。「你、你在干什麽?」「啊、是救世主! 怎

            麽来这里?」艾雷 以讽刺的口吻问道。「听说露易塔遇到了麻烦,我想帮助她。因为她再被怀疑的话就不行了!」「你们认识?快点救我!这家伙跑来找我,我拒绝了┅」「我只是想让我们变成夥伴而已!」「我说过我不相信莫

            西亚的事!你们既然是天使,就不要做粗暴举动!露易塔老师也一样!」看情形,似乎是艾雷假称自己 是天使,才得以接近她。他想让桩和露易塔一样,变成他们的夥伴。露易塔焦急地说:「我们下去吧!我是天使呀!」「奶在

            说什 麽? 犯罪的意识觉醒了吗?」艾雷挑衅地说。「艾雷!放开这女孩!!」露易塔冲了过去,栏杆无法支撑他们 重量,三人摔了下去。「唔啊啊啊!!」传出尖叫声,然 後是拍动翅膀的声音。真慌张地往下看,三人摔成了一堆

            。「快、快下去看看 !」真一口气冲下楼梯。现在是上课中,没人注意到出了事。来到楼 下时,看见了水泥地上的大片血迹。艾雷的头部扭曲 ,看来已经没命了。桩没有出声,露易塔好不容易唤道:「阿真┅」「为什麽!?用翅

            膀就没事了呀!」「我有┅但被艾雷妨碍了┅这家伙的翅膀不能用了┅阿、阿桩怎麽样┅?」露易塔双手抱着桩,微微喘息。「还活着!我去叫人来!」「阿、阿真┅我┅能恢复┅成 天使┅吗┅?」「别说话了!我马 上回来 ,等

            等我!」「阿真┅你也┅现在、还来得及┅」露易塔断断续续地说道,但已没 有人听到。真已朝保健室跑去。真把由纪惠带来之时,露易塔已经气绝了。幸运的是,桩的命保住了。真在医院听到她只是头部遭撞击,一会 儿才能恢

            复意识。警察调查时,真也没有嫌 疑。但他在归途中,脚步沉重不已。这天晚上,真照样和莉莉丝缠绵。但完事後,他仍无法感到安宁,注视着天花板。「阿真?睡不 着吗?」「嗯┅」「今天不尽兴吗?」「 不是的!我只是想,

            露易塔她们怎麽样了?」「她们已经死了!你也看到了呀。」「天使或是恶魔,也会死亡吗?」「死亡的含意是不同 的 。在这里一度丧失了肉体,就不会那麽容易回来。所以阿真等於露西华,需要现在这副肉体!」「原来如此。

            」真想了一下 ,突然正面注视莉莉丝的眼睛,严肃地说:「莉莉丝,有件事我一直想问奶。」「怎麽了?好恐怖的脸?」「我是认真的,这对我很重要。」「┅什 麽事?」莉莉丝拨了拨披到脸上的前发,凝视 着真。「我很快会变

            成露西华吧?那时,我的身体到底会如何?」「那是一瞬间发生的事。乾 脆现在告诉你,让你有心理准备。你的身体先会物理性变化,从那天发生的日蚀阴影中,魔界积蓄的露西华力量,就会傅送到你的身体,你会吸取周围的生

            命组织,和你融合,形成露西华的身体!一开始 只吸取微生物或昆虫,然後吸收大型的生物,最後,应该会形成极巨大的生物吧?」「咦┅不、我想知道的不是这个!」「我知道,这就是你想知道的事!」「奶在虚张声势 吧?」

            「我会仔细地告诉你。」莉莉丝停了一会儿,续道:「比肉体的变 化稍迟,露西华的记忆会随即苏醒。也就是你体内被封印的记忆。但,因为资料极为庞大,几千年的事的记忆,你却只有十几年的生命,所以搞不好,你会承受不

            住┅然後,露西华就会完全苏醒。」「那、现在的我┅」「搞不好会没命。」「唔、唔唔┅那、不是和死掉一样!!」真撕扯着棉被,大声喊叫。他趴在床单上,被里的羽毛满天飞舞。虽然不是无法预想的答案,但却是最坏的状

            况。这对真的冲击太大了。飘 散空中的纯白羽毛,覆在沉默的两人身上。「阿真┅」「哈、哈哈┅果然 我什麽都不是!只是个工具!我母亲她们会讨厌我,也是当然的!被生下来的理由如此渺小。我这种┅」「冷静点!阿真。」

            「你也是这样呀!?只是利用我,让恶魔复活!!」「等等!你听我说!」「现在还有什麽理由?」「求求你!」莉莉丝用力抓着真的双肩,阻止他发飚。「你说的没错,我的目的是要露西华复活。但也有考虑 到你才行动的呀!

            」「你想从苏菲亚她们那边夺走我?」「和她们不同,你想想看,如果你照她们说的去做,会怎麽样? 」「我会苏醒成天使,回到天界。」「或许。但是,只要露西华的记忆苏醒,结果也是一样。反正,你的意识都会消失。」「

            ┅结果一样的话,当天使比较好呀!」「 不、不一样的!我有原因┅」「什麽原因┅」「我努力让你同时保持自己的意识,再成为露西华。我已经说了很多次呀  『让你的心像恶魔』。」「让我的心像恶魔?」真诧异地问道,

            声音冷静了下来。「只能这样了。阿真,你保持现在的意识,去迎接那一天。减少相异的负担,来让精神融合。」「┅ 」「你不相信?」「┅如 果 相信奶的话,我该怎麽做?」「和现在一样,忠於自己的欲望。」「奶说的很简

            单,但是很难的呀!尤其对我来说。」「我不强迫你。要留在我身边、听苏菲亚的,或者不听任何一方,直到那一天。都随你决定,我也不会限制 你的行动。」「给我一点时间考虑。」不同於刚才的激动,真无力地说。「┅好的

            。但 ,没什麽时间了,只剩下两个礼拜。」「知道了,只要一个晚上。」「你今天要回家吧?一个人静一静比较好。」「不、让我待在这里。这里已经是我的家了,我在这里才能冷静。」「那就在这里休息吧!我醒来时,你不在

            我也不会生气。」莉莉丝说完,转过了背。「啊┅我还有事要问奶。」「什麽?」「为什麽奶要这样对我?我又不是露西华。」「大概是因为我和你都是被神舍弃的同类。还有,我是以人类母亲的身份被创造出来的,多少具有母

            性吧?或许是如此┅对不起,我也不了解。长时间待在这里,感觉也变了。我只是讨厌人类 ,想把亚当的儿子全部消灭! 忘了这些没道理的话吧!」「我知道了。晚安。」真躺在莉莉丝身边,不停地思索着她的话,及苏菲亚的态

            度 、死亡的露易塔、还有至今为止发生的事,都在他脑中盘旋。(如果那时相信苏菲亚,或许就不会有今天的事┅)真心里想着。但,无 论何种假设 ,现在都於事无补。真第一次想到这些。在这之前,没有令他感动或关心的事。

            身旁传来莉莉丝的体温。虽听 到她的鼻息,但不知道她是否熟睡。这个叫莉莉丝的女人,现在需要着自己┅现在只有这个,让他有真实感。虽然也许这样会妨碍思考,但,这却是自己现在所需要的。(必要┅彼此需要,而相互需

            索对方的话┅也可以吗?)最後,真的 结论是和盲目相信莉莉丝一样的结果。原本想改变决心,但,这会剧烈地 改变他的行动原则。(抑制我的欲望的门,要被开启了,到了那一天┅)但,被强迫观念所制的人类,真的能知道自

            己的欲求吗?可以确定的,是从次日开始,真将完全地改变┅第八章 巨变露易塔老师死亡後约一 星期,学校从明天就开始放寒假,台上的老师说着下学期的事,但这对真来说,实在非常空虚。「反正,大家都会死!都会┅被我

            杀害!」老师离开後,最後一堂课结束了。学生在聊着寒假的事、要如何过圣诞节等等无关紧要的事。真看到他们只觉悲哀,但,却毫不同情。「喂、阿真,圣诞夜要怎麽过?」慎一开口叫他。「还没决 定呀!」「那今年和常盘

            一起过,怎麽样?」「麻理、她现在┅」真瞥了一眼。但麻理似乎已经回去,没看到她的人影。「那家伙到底怎麽了?在家里开派对怎样?我乾姐说为答谢你找到户狩那女孩,要谢谢你喔!」「哦┅」真应着,想起了一件事。「

            慎一,你真的喜欢你乾姐?」「又说这种话!别说了,和你没关系吧?」「算了!喂、派对我来开,我准备礼物送你。」「咦?真少见!有点怪怪的喔!」「慎一,你是我的朋友 吧?我一直想送你礼物,也就收下吧!现在已经是

            最後了!」「别说奇怪的话!什麽最後?」「我是说:本世纪的最後呀! 」「笨蛋!二十一世纪从2001年开始算,还有一 年呀!」「是吗?」「算了、要告诉我乾姐吗?」「嗯,因为我是 主办人,所以你不告诉她也可以。」

            「知道了,还要叫常盘喔 !」「好啊!反正她常常帮助我。」「好!那我期待着!」慎一说完,离开了教室。「今 天┅去医院看看吧!」苏菲亚说桩三天前就恢复了意识,要真去看她。真已经和桩的恋人美穗上过床,而最後一个

            要 上床的天使,就剩下桩了。真敲了病房的门,没等回答就开了门。「谁啊┅?是、 是你?」「奶的身体怎麽样?」「还不太能活动。」这间是单人病房,只有桩一个患者。她入院已有一段时间,脸色显得红润 多了。她的石膏虽

            然已拆下,但头上还包着绷带。真在床旁的椅上坐下,将带来的水果放在床旁的桌上。「嗯、我是来看奶的。」「谢谢。但,不是只有这目的吧?我听美穗说了。」「这麽快就说了!奶嫉妒我吗?」「有一点,但,这是没办法的

            事呀! 」「唉!」「算了、这次轮到我了吧?快点做吧!」「咦?」这虽然是真此行的目的,但他没想到桩会主动提出。「没关系,我把点滴拿下来了。」从患者穿的睡衣中可看出 她身上各处包着绷带。这种姿态虽然令真兴奋,

            但他还是问道:「为什麽?奶不是讨厌男人吗?」「不只是你,只要男人我都 讨厌!但美穗说『我能做,奶也能做。不这样的话,大家都会死!』她是含着眼泪这麽说的。」「只有这个原因?」「还有露易塔老师的事!她为了救

            我而丧命。但你别搞错!我仍不相信她的话,但是,我不能不做。这不是为你或为了世界,而是为露易塔和美穗!要不是美穗说『你不变成莫西亚,大家都会死。』我死也不会做!!」「┅不要再说了!」真不想听 桩的辩解,只

            想在她负伤的身体上享乐。他走到她身边,装出关怀的表情,脱去她的衣服。「尽量温和一点,我可是个伤者,还有┅」「还有什麽?」「我第一次和男 人做┅」「嗯,我也不那麽习惯。彼此彼此啦!」掀起衣服时,受伤的身体

            就展现出来。从脖子到肩膀、 肋骨下,绕了好几圈绷带,胸部未被包覆。左大腿、右上臂也 是同样的处理。其他小伤口上,贴了几块大型OK绷和纱布。似乎无法顺利地做爱。「对不起,这样你不会兴奋吧?但,已经没时间了。

            」她害羞地移开眼光,真捧起她的 下巴,想吻 她。「┅可以亲吻吧?」「这┅没想到你这麽老式。」「┅对不起。」「没关系。」真开始爱抚她的身体。但,不管碰哪里都痛的样子,她似乎还没准备好。「嗯┅」真没办法,只好

            直接舔她的花蕾。「啊┅怎麽这样┅」她 微微有了反应,真便继续 着动作。那里慢慢湿润了。从秘处流出的液体,和真的唾液混合了,她发出喘息声。「嗯┅啊┅」「可以了吗?」「嗯┅让我在上面┅」「好啊。」真仰躺着,让

            桩坐在自己身上。桩怯怯地将挺立的分身抵住自己身体,先端稍微进入时,她停了下来。「怎麽了?」「我、我是第一次┅有点痛┅」焦急的真终於发挥了本领。他抓住她的腰,一口气从下冲刺。穿破坚硬的内部,夺走桩的童贞

            。「啊啊啊!唔、好痛、好痛!」「别吵!」他抓住挣扎的桩,开始摆动腰部。「啊、啊、啊啊!哇、唔晤┅!」真不理会她的悲叫,持续活塞动作。 两手抓住她臀部,上下摇摆她的身体。每次动时,她发出了呜咽,下体流出的

            鲜血,染红了真的腰部。「啊唔、啊唔┅」真一手扯下她胸口的绷带,伤口 还未愈合,但他却用力地搓揉她的胸部,伤口因此 渗出了血。但是当剧痛袭击着桩时,她的秘部却收缩地更紧了。「唔唔唔 、唔啊、啊啊啊!」桩痛得晕

            过去时,真在她体内发泄了自己的欲望。 「唔┅今天真对不起!」他将无法动弹 的椿放开後,离开了病房。第九章 迷走布满了鲜艳圣诞装饰物的大街,充满了圣诞歌曲。今天是西元1999年十二月二十四日,而现在已是黄昏

            了。「为什麽要在转学生家里开派对呢?」真选定的派对场所是莉莉丝家,慎一正骑着脚踏车赶去,他已迟到二十几分钟。虽然很习惯此处地势高低起伏,但骑起来 仍然觉得很吃力。「乾姐会去吗┅」他原本想搭由纪惠 的车去,

            但一早起来就没看见她的人影。「阿真会和她联络吧?早知道我昨天告诉她就好了 。」终於到达莉莉丝家门 口,他是第一次来这里。「咦?门铃坏了吗?喂!我来了!」咚咚咚!慎一敲 门时,莉莉丝探出了脸,她穿着制服。「欢

            迎、阿真在等你了!」「对不起,我迟到了。打扰了!」一进去,看到 躺在床上的真坐了起来。「你迟到罗! 」「 对不起,不过你这里怎 麽冷冷清清的?什麽派对嘛!连圣诞装饰品都没有。」如慎一说的,莉莉丝家中,仍是什麽

            东西都没有。莉莉丝关上门 ,道:「我才不庆祝耶稣的生日!」「慎一,今天并不是圣诞派对,而是告别派对喔!」气氛虽有点奇怪,但慎一以平常的口吻说道:「啊?又说奇怪的话!你没找我乾姐吗?」「当然通知了。」这时

            ,房间一角的门打开 了,一个有车轮的医院病床被推了进来。推病床的是身上缠绕红色缎带的朋代,她的表情冷漠。但更让慎一惊讶的,不是半裸的朋代,而是床上的人┅那个躺在床上的人竟是  由纪惠!「乾姐!奶怎麽了?

            」「哈啊、哈啊┅慎、慎一┅?」由纪惠似乎想说话,但,她已完全没力气发出声音,而且还被拘束器具固定在病床上。「这是怎麽回事┅阿真 !?」「这是给你的礼物,不喜欢吗?」「你说什麽怪话?快把我乾姐放开!」「这

            是特地为你准备的礼物,你收下吧! 」「阿真、你在做什麽?你发疯了吗!?」「没有呀!喂、快点品尝你乾姐吧!」「你说什麽?乾姐、我来救奶了┅奶没 事吧┅?」「慎一你在做什麽?你不是喜欢她吗?」「笨蛋!我不能做

            这种事!」「真正直┅朋代、帮 帮忙吧!」真说着,使了个 眼色,朋代便抓住慎一。不知为何, 被这麽一抓,慎一就变得全身无力。 「嗯┅怎、怎麽回事?」莉莉丝跨过 了倒下的慎一,来到真的身边,道:「艾雷存留的力量,竟

            会在这种事上发挥作用┅」「是呀。」「阿真 、你┅! 」慎一狠狠地瞪着真。「不要那种表情嘛!我只想让你做你想做的事。也不是喜欢你乾姐吗?明天就是世界末日,所以要在那之前实现你的愿望。因为我是你朋友呀!」「笨

            蛋!这是朋友该做的事吗?」「你的朋 友好像不愿意喔?」莉莉丝抱着慎一,这麽说道。「他只是不顺从自己的欲望而已啦 !像以前的我那样┅那麽朋代,拜托了!」朋代点点头,拉下了慎一的裤炼,将口抵在他的分身上,他的

            分身膨胀了。「阿真,你、你干嘛!? 住手呀!」 「慎一,接受吧!完事之後,你会感谢我的!」朋代轻轻抱起呻吟着的慎一,放在由纪惠身上。瘦小的她竟有如此大的力量,现在的她,并不是普通人。「和你喜欢的乾姐一起玩

            吧!」「不行!不能这样┅阿真!求求你,停止吧!」「为什麽 不行?」「我 不能污辱 乾姐!还有,不能在你面前┅你知道吗?」「你在意我吗?其实我看得太多了,没关系啦!」「不是的!阿真,不要看!」朋代将慎一的分身

            ,抵在由纪 惠的秘处上,引导着它进入。湿润的秘处,将慎一的分身吸了进去。「啊啊┅乾、乾姐、对不起┅」「是慎一吗?」由纪惠睁开了眼,但毫无活力。她口中流出了唾液,并说出惊人的话语:「是慎一┅是慎一和我做的

            话, 我很高兴┅」「乾姐!?」「我早就想做了!如果是慎一和我做的话┅你是个好乾弟┅我喜欢你。」「乾姐!奶振作一点!!」「没关系,动吧!用力地贯穿我┅」朋代压着慎一的腰,开始动作。啾、啾的声音在房中回响。

            「啊┅啊!慎一,好 热、你的┅真好┅嗯、嗯、唔唔!」「乾姐,奶不 要这样、不要┅」慎一虽然口里这麽说,但身体却违背了自己的话。他在由纪惠体内更有快感地蠕动着。「啊啊┅唔、唔唔┅你舒 服就好、啊啊┅唔、啊┅」

            「┅乾姐┅」慎一绝望地垂下了头,含着泪望向真的方向。真将莉莉丝放在一旁,满意地微笑着。慎一的眼神充满愤怒,但真毫不在意,淡淡说道:「什麽?会变成这样应该不是我的缘故吧?是你乾姐这麽说的,你 就好好享受吧

            !」「 阿真,我不能原谅你!你是恶魔!!我死 也诅咒你!!」面对好友的咒 骂,真不再辩驳。「好好享乐吧!我还有事,等一下就麻烦奶了,莉莉丝。」「阿真,慢走喔!」「嗯,奶忍耐一下。」「我习惯等待了,不会在意的

            。明天来得及就好了。」「┅知道了。」慎一仍继续咒骂着,但真毫不理会地离开房间。「┅久等了!」「你怎麽了?这麽急着找我?」麻理在真的家中等待。真已经很久没 有回来了。「 慎一说圣诞节有邀奶呀!」「那,三上也

            来了?」「不、他在享乐。还有┅我今天要和奶一起过。」「两个人┅吗?真,你这麽做,有什麽目的吗?」「我并不打算用甜言蜜语说服奶┅」「哇啊!」真突然将麻理压倒,强吻着她。麻理虽抵抗着,但,身体却失去了力量

            。不久後,真的唇离开了。「怎麽了?┅阿真,你为什麽停下来 ?不是要和我做吗?」意外的问话,真不知该如何回答。「┅对呀!」但,他仍趴在麻理身上 不动,他因为意图被发现而犹豫。「阿真,你真的变了┅是因为莉莉丝

            小姐吗?」「没错。但是,我本来就是这种人。我从以前就是这样┅而我,现在想逃避这种命运。」「 我不了解┅你为什麽会变成这样?告诉我!不要逃避!」「好!我告诉奶。人类┅快要灭亡了!」真将全都的事情都告诉了麻

            理。她沉默地听着,当真快说完时,她才静静地说道:「但是,为什麽要袭击我?」「我说过了,我从 以前就是这样┅因为奶也会死去,所以在这之前,我要让奶知道这点。」「这点┅?也就是,你喜欢我这件事?」「不!我只

            是要做我想做的事!」「我一直喜欢你,你┅」麻理说完,流下了眼泪,开始低声啜泣。 真因为她的突然告白而感到混乱,但是他想摆脱这股从内心生出的莫名感情,便加强了语气道:「可恶!不要哭!」说着,真扯开了麻理的

            上衣。「啊!」从下端看到麻理的胸部摇晃着,真用力搓揉着,咬着她 胸前的蓓蕾,但麻理几乎全无反应。「别伯,奶看,乳头硬了呀 !」「┅我不怕,我喜欢你。无论怎样你都是你。」真扯下了内裤继续。她虽然渐渐有了 反应

            ,但却完全不出声。真的手伸向她的花园,那里已经濡湿了。但无论真如何进攻,麻理都不动弹,不禁令真感到气氛怪异。(不知道麻理在想什麽┅她不像讨厌,也不像高兴。不、以前也 有这种事。但是奇怪的是,我为什麽想知

            道麻理的想法?)为了摆脱再度涌上的意识,真想在此时插入。因此他调整一下姿势,准备进入。「┅求求你,说一次『我喜欢奶』就好。听到这句话,就像做梦一样。」一直沉默的麻理,终於开口恳求。真停住手凝视着她,道

            :「我喜欢奶,麻理┅」真喃喃说道。但是,话说出口时 ,心中涌起了奇妙的想法。(喜欢?麻理┅?我只是想,在最後时,一定要和麻理 见一面。但是为何我会在意她的反应呢┅?)他继续开口说话,但话中逐渐融入了感情:

            「我一直喜欢奶,麻理。我爱奶!」这次不是虚假,是充满感情的话语。真也为 此感到满足。「阿真┅我也喜欢你。」麻理看到真微妙的表情变化,便伸出手环绕着他。「太好了┅我终於可以不用再隐藏了,阿真,我爱你┅」麻

            理亲吻着真, 紧紧抱着他,并让真进入她的体内。「啊┅阿真的┅」麻理发出了声音,这是真所渴望的麻理的欢喜之声。他下半身加强了力量。「啊啊 、喜欢你!阿真┅嗯!」「嗯、我也是。」「啊啊、啊┅唔、哈啊、阿真!」

            「麻理┅!!」随着前所未有的幸福感,真达到了高潮。这半个月来,品尝了许多女性的他,首次有充实感。之後,两人又做了几次,然後一同进入梦乡。真醒来时已是早上 ,一转头,看见麻理躺在他身边。「早安,阿真!」 「

            嗯┅」两人互吻着。「麻理,奶说喜欢我吧?把我当作最重要的人┅好不好?」「嗯、不管这世界变得如何,我会一直爱你。就算你会变成别人的┅」「不,对我来说,麻理是最重要的。这不是说谎。」这是真的真正心情,他终

            於知道自己内心的依归。这种情感和对 莉莉丝的情感,是完全不同的。「然後,你会变成┅毁灭人类的恶魔。」「┅!等等,现在几点了?」1999年十二月二十五日。真完全忘了今天是什 麽日子 。「快十一点了!」「快要日

            蚀了!麻理,快点离开这里!」 「没关系,我要照顾你。让我再待一些时间!」「不行!我绝对不要杀奶,无论如何,都要保护奶!」「啊!阿真!」「麻理,我爱你!永远!不会改变!」真留下这句话,就跑出了房间。第十章

            破坏 之神当真穿过充满圣诞装饰的街道,到达渡月挢的公园时,看到了莉莉丝。她说这里比室内容易吸收力量,所以选择此地作为觉醒的场所。「你迟到了!快到这里,我已经把阵画好了。」「我、我┅唔啊!」真正想 和莉莉

            丝说话时,日蚀开始了。遮蔽身体成影子的部分,逐渐 地进入真身上。那是足以毁灭世界的黑暗力量。「唔、咕咕咕┅莉莉丝┅」「不能拒绝!你会失去自我喔!」真的身体开始膨胀变形。日蚀的黑暗覆盖了地面。到日蚀完时,

            醒觉就完成了。「终於完成了┅」一声巨响,渡月挢崩塌了。公园的岛淹没在水中,代之而起的是蹲在地上的巨大人影。他背上的翅膀,伸向了天空。站起来的身躯有山羊的角、分岔的尾巴。这个有着蝙蝠翅膀的黑暗巨人,就是

            魔 鬼露西华。巨人持续地膨胀,并开始了破坏行动。人类的科技文明、都市全被毁坏。只剩瓦砾和堆积如山的尸体。各国军队吓得连发动核武的力气都失去了。人们除了拚命躲避之外,别无他法。有发光翅膀的天使们,陆续降到

            露西华面前。还有真所解除封印的破坏天使们, 也一个个降临。莉莉丝坐在露西华肩上,望着他巨大的眼睛。「真烦人!这样是没用的呀!让她们毁灭 吧!」原本是唯一的希望的她们,这时的姿态和是人类时几乎完全一样。而且

            没有力量。露西华一手便将天使们捏碎,破碎的血肉变成他组织的一部份,被他所吸收了。地面上已完全被露西华所支配。 应该马上就消失的日蚀,却持续了三天三夜。这期间,世界持续燃烧着地狱之火,几乎所有的生命都灭绝

            了。对人类来说,这是第二个最长的夜了。露西华最後将南极大陆的冰融化,水位大幅上升,将大部分的陆地都淹没了。以前看不到的地平线,现在到处可见。一个天使降 了下来,站在广大的不毛之地,是苏菲亚。她稍微望了望

            周围,露出了悲伤的表情,无言地飞回了天上。其实,实际上人类并不是全部灭绝了。成为焦土的世界,只剩下少数人类残存下来。其中包括了慎一和麻理。因 为 这里离露 西华复活之地很近,所受的损害反而最 少。然而,那天晚

            上,由纪惠就因精神崩溃而死,而朋代也行踪不明。麻理对慎一述说了真最後的情况。而他在知道了真的遭遇後,也受了很大的打击。比起许多朋友丧生,这个打击更大。但慎一现在却不恨真,至少,真照着最後的约定, 让麻理

            幸免於难。除此之外,还给了她一个礼物  她怀了真的孩子。「对不起、三上┅ 」「奶道 歉也没用,他还没变成恶魔时,对我乾姐做了比杀人更狠毒的事。老实说,对这麽保护他的奶,我也怀有怨恨。」「所以,对不起┅」「

            算了。好不容易生存下来,应该在意的是现在该怎麽办。奶如果要把小孩生下来,就要有心理准备。」麻理和慎一道别。他们两人说这番话时,已是露西华觉醒後约三个月。地上正开始稍微地复苏。但是,虽说是复苏,其实陆地

            上已经是什麽也没剩。还有气候也开始大规模地变化,在这样的影响下,人类仍有灭亡的可能。「阿真┅」麻理含泪望着天空,无灯的夜,渐渐变得深沉。「现在到底怎样了呢┅」「那个人类女孩   常盘麻理吗?你忘不了她?

            」露西华将肉体留在地上,和莉莉丝一起回到了魔界。「不用担心!那女孩怀了你的孩子,所以才会让她幸存,这是为了要在地上散播我们的势力呀!她到底会生下怎样 的小孩呢?真令人期待!」「不能疏於看守喔!我的记忆还

            没完全转移 ,而且我的力量还有一些残存在那具肉体里,被天界那些家伙利用就糟了!」「有危险的话,杀掉他也 可以吧?」「 当然!」「不用问也知道,他已经不是以前的阿真了。」「嗯┅莉莉丝,我好累,想睡一下。」「想

            再睡几千年可不行喔!」「我知道,不会再让奶寂寞了。」「我爱你,好好地睡吧┅」莉莉丝温柔地抱着露西华,露出满足的微笑。那是数 千年来, 真正发自内心的微笑。

            女人天堂在线2018 -女人天堂在线2018 免费频道-女人天堂在线2018 观看动态-推荐频道-高清视频
            详情

            本站连接

            猜你喜欢

            <legend id='A3SH9'><style id='A3SH9'><dir id='A3SH9'><q id='A3SH9'></q></dir></style></legend>
            1. <small id='A3SH9'></small><noframes id='A3SH9'>

              <tfoot id='A3SH9'></tfoot>
            2. <i id='A3SH9'><tr id='A3SH9'><dt id='A3SH9'><q id='A3SH9'><span id='A3SH9'><b id='A3SH9'><form id='A3SH9'><ins id='A3SH9'></ins><ul id='A3SH9'></ul><sub id='A3SH9'></sub></form><legend id='A3SH9'></legend><bdo id='A3SH9'><pre id='A3SH9'><center id='A3SH9'></center></pre></bdo></b><th id='A3SH9'></th></span></q></dt></tr></i><div id='A3SH9'><tfoot id='A3SH9'></tfoot><dl id='A3SH9'><fieldset id='A3SH9'></fieldset></dl></div>

                  <bdo id='A3SH9'></bdo><ul id='A3SH9'></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