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8ARuc'></bdo><ul id='8ARuc'></ul>

    1. <small id='8ARuc'></small><noframes id='8ARuc'>

      <legend id='8ARuc'><style id='8ARuc'><dir id='8ARuc'><q id='8ARuc'></q></dir></style></legend>

      <tfoot id='8ARuc'></tfoot>

        <i id='8ARuc'><tr id='8ARuc'><dt id='8ARuc'><q id='8ARuc'><span id='8ARuc'><b id='8ARuc'><form id='8ARuc'><ins id='8ARuc'></ins><ul id='8ARuc'></ul><sub id='8ARuc'></sub></form><legend id='8ARuc'></legend><bdo id='8ARuc'><pre id='8ARuc'><center id='8ARuc'></center></pre></bdo></b><th id='8ARuc'></th></span></q></dt></tr></i><div id='8ARuc'><tfoot id='8ARuc'></tfoot><dl id='8ARuc'><fieldset id='8ARuc'></fieldset></dl></div>
        1. <i id='mtrwj4de'><tr id='q0awdn5l'><dt id='8rxl9dfl'><q id='fjgoorbp'><span id='ktc5qare'><b id='0oe25k2d'><form id='7fb9r2rf'><ins id='b5hspx5s'></ins><ul id='4hnn2e34'></ul><sub id='shojg12q'></sub></form><legend id='uano5ldv'></legend><bdo id='g7lkytqp'><pre id='5q40fi8q'><center id='z1qzi5e4'></center></pre></bdo></b><th id='esvzflhy'></th></span></q></dt></tr></i><div id='1icrb4tt'><tfoot id='f4pnjxy6'></tfoot><dl id='mhcrisof'><fieldset id='h2dhzfib'></fieldset></dl></div>

        2. <small id='pz8jj2z7'></small><noframes id='sgow4aql'>

          <tfoot id='b16fabfo'></tfoot>
          • <bdo id='evqi18gk'></bdo><ul id='vdhkbl8f'></ul>

          1. <legend id='vsqrdy3t'><style id='h1lbpbwp'><dir id='wqw769nv'><q id='z70j33w2'></q></dir></style></legend>
            本站APP,内容更劲爆

            青青青福利影院

            类型: 百丽吧天津 地区: 中国 年份:2020-10-19

            剧情介绍

            楼主 发表于: 2010-10-23 倒序阅读 ┊ 只看楼主 ┊ 小 中 大来源于 长 篇 分类珍藏乱文之超级淫乱的老妇人(不刺激你骂我)管理提醒: 本帖 被 av.色戒 执行锁定操作(2011-04-

            05) 列车在奔驰,窗外的景色很美,高高大大的杨树一棵一棵地向后飞速地 掠过。我的心绪也在不停的飞。二十多 年了,我 无论如何也无法忘记 儿子们在我心中 留下的那份欲死欲仙的感觉。想到再过一个多小时,就可以见到

            儿子们,我的心开始砰砰地跳,胯下居然开始变得湿了,阴道深处仿佛有千百只小虫子在爬。 我看了看四周,旅客们好象都在注意我,很奇怪这个衣着时髦,挺着丰满高耸的胸脯的六十多岁的老女人,怎么会突然间满脸通红,

            呼吸急促起来。我知道这一定是我自己的心理作用,其实根本就没有人会注意到我,但我自己却无法再控制自己。 在我对面坐着的是 一个和我小儿子差不多的三十多岁的年青人,跟儿子比,他的身材显得更健壮 些。我突然想,

            不知道他的鸡巴是不是也很健壮。那一瞬间,我仿佛看见了儿子笑嘻嘻地光着屁股站在我的面前,胯下那神气活现的、我赐予他的粗大阴茎正在一跳一跳地向我示威。我差一点儿就要叫出声来,裤衩更加湿了。 我站了起来,从

            车窗旁的挂钩上摘下皮包,急急地向车厢尽头走去。厕所是反锁着的,里面有人。我站在那里等着,我觉得时间过得实 在太慢了。终于厕所的门打开了,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从里面走出来,我几乎是冲进去的,根本不顾及旁边

            的人怎么看我,也许他们认为我一定是尿急得憋不住了。在里面 锁好门,我长长 出了一口气,急急忙忙地打开皮包,从皮包 的最底下翻出了一个黑色的粗大的人工阴茎,这是大儿子在我五十五岁生日时 送给我的礼物,我无时无刻

            不把它放在身边。 这是一列普通列车,厕所里的卫生由于没有水,所以总是非常地脏。便池里堆着一大滩大便,最上面的一坨儿还很新鲜,好象还冒着热气似的 ,我想可能是 刚才出去的那个年青人拉的。 我把皮包挂在洗手盆

            上边的水龙头上,把裙子撩起来在腰上掖好,然后把三角裤衩脱了下来,我看到裤衩正中的位置已经是水洗一样的了,用手指划了一下,拉起了一根细丝,我心想这两天不知为什么白带总是特别多,尽管已经绝经很久了,可白带

            还是总有。 一想到月经这两个字,我就莫明地浑身燥热起来。二十多年前,我还只有四十岁左右,那时候的月经很准时,量非常大。大儿子那时候也不过才二十一、二岁,小儿子才十七、八岁,每当 我月经来时,两个儿子就央

            求我在家里不穿衣服,更不能垫月经垫,就任由经血顺着大腿往下淌。儿子们或单独或合作在我的大腿上舔。最让我刺激的是,每次我来月经,儿子总是用碗接着,量大的时 候能接一大碗,然后,两个儿子就郑重其事地要求我把

            经血做成血豆腐吃,有时打两个鸡蛋在里面做成经血蛋糕。直到他们先后结婚,离开我单独住才断了。不过,每次他们回家,只要 赶上我来月经,就一定要做给他们吃的。 这样想着,只是一瞬间的事,我的*里越来越骚了,我

            用手揉着*头儿,另一只手握着假鸡巴把它塞进了我的阴道里。我的后背紧紧地靠在厕所壁上,并尽力向下蹲,两腿大开,整个阴部 向前挺出。手中的假鸡巴抽插得越来越快,我真想大声地叫出来,可是不敢,只是低低地呻吟着

            ,好在列车的声音很大,估计外面是听不到的 。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婆在奔驰的列 车上,躲在厕所里自淫,外面就是拥挤的旅客,真是很淫糜呀!一想到这一点, 我更加兴奋了。我换了一个 姿势,将身子向前弯 出,一只手继续抽

            插着假鸡巴,一只 手扶按在便池上方的扶手上,我的骚*越来越痒了,两只腿已有些支撑不住,不知 不觉地我就跪在了混合着尿水泥土的地面上,屁股用力地向上撅着,手从小腹下伸到阴部,抽插的频率越来越快,脸越俯越低,

            口鼻几乎就贴在了便池里的那堆粪便上,滚滚的车轮声掩护了我的呻吟声,我只觉得* 腔里的搔痒简直就令我无法呼吸,又抽插了几十 下我的*腔里猛地喷出了热热的阴精,高潮终于来了 ,我大张 着嘴奋力地呼出了一口气,谁知

            这一放松,按在便池前档的手一滑,“扑哧”一下,我的嘴鼻整个儿埋进了那堆粪便里,口中立刻灌满了屎,与此同时,我的 骚水顺着手中的假鸡巴流到了地上。我终于有了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这时,外面有人在拧门把手,

            停了一下,又敲了起来。我不理他,依旧保持这个姿势 不动,然 后慢慢地把假鸡巴拔了出来,“扑”的一声,一股淫水混着 粘粘的白带从阴道里喷出来,在地上形成了一大滩。我吐掉嘴里的大便,不知为什么我一点也没觉得肮脏

            ,屎臭味在我的鼻子里闻 来,竟好象没有异味似的。我从皮包里掏出纸巾 ,象擦屁眼儿似的把嘴擦拭了几下,然后我呶呶嘴,舌头一勾就把上下满口假牙吐了出来,用纸巾擦干净又放回嘴里,口腔和舌头上的屎就没有办法了,只

            好吧叽着嘴咽下去。我把沾满淫水的假鸡巴放进嘴里舔着,然 后,我用力地收缩小腹,挤了好几下才把憋在膀胱里的尿撒出来,我用手接了一把尿放进嘴里尝了尝,颜色很黄,尿骚气很大,我知道这几天有些上火,可能是急于想

            见到儿子的缘故吧? 门外又敲上了,我拿起脱下 来的 三角裤,用裆部的软布擦拭着骚*,然后用它把假鸡巴包起来,放在皮包里,心想把这个送给儿子吧。我放下裙子,看了看地上的尿水和淫水,心想不知一会进来的是什么样

            的人,看到地上的样子,他可能做梦都想不到刚刚出去的老太婆在这里淫荡的手淫。 我平静了一下,拧开门把手,拉开门出去。哇,原来外面已经有好几个人在等着了,我根本不理他们的眼光,径直走回了座位。#1 超极荡

            妇-2列车缓缓地进站了,我拎着一个小旅行袋,随着人流走出了车厢 。小儿子说是要来接我的。 我就站在月台上四处张望着。上次见到儿子们还是两个月前的事,那一次是他们带着孙子们回家来。这一次 小儿子说他前几天刚

            刚办完离婚手续,我担心儿子想不开,心情 不好,影响了身体,就急着赶来看儿子。怎么还不见儿子的面?我有些着急起来。 一双温热的大手突然从后面捂住了我的双眼,不用猜,我太熟悉这双手了,尤其是从 这双手的主人身

            上传过来的气息,每一次都让我呼吸急促,脸红燥热。 “强儿!” “妈!”身后的人笑着叫道。 “坏蛋!吓了妈妈一跳!” “ 咦?你不是好好站着吗?没有跳起来呀?” 一 个身材适中,面目英俊的三十多岁的年青人笑

            嘻嘻地站在我的面前。这就是我的小儿子 ,在我心中永不能替代的儿子——张强。 “妈妈,来,我帮你拿。” 儿子接过我手 中的旅行袋,伸手自然地搂住我的 肩膀,一同向出站口走去。儿子的体温传到我的身上,我心中立时

            充满了一种幸福 感。 儿子搂着我,侧着脸看着我。 “妈妈,我真的好想你。” “强儿,妈妈也想你。呆会儿妈妈告诉你,我刚才在车上是怎么想你的。” 儿子突然附在我的耳边轻声说:“是用妈妈的骚*想我吗?” 我

            点点头,也轻声说:“儿子的鸡巴想妈妈吗?” “想,都想死我了。” 我们一边说着,就走出了出站口,向儿子的汽车走去。 “强儿,健儿什么时候过你那儿?” “大哥说他有笔生意,正在谈,大概下午四点多钟就能过

            来。” 一上车,儿子突然就抱 住了我,火热的双唇就压在了我的嘴上,他的一只大手麻利地伸进我的上衣里抓住了我的大奶子。我也回应 着他,手在他的后背上轻轻地拍着,就象他小时候我拍他睡觉一样。 “妈妈,妈妈!”

            他不停地叫着。 我解开上衣,一双大奶子从里面跳了出来,说实话,我虽然已经是六十三岁了,但奶子仍然雪白肥大,尽管弹性不如年青人,而且已经开始下坠,但是奶头并不象有的老年人那 样又大又黑,乳晕也大,我的奶头

            园园的,外型 很漂亮,并且非常敏感,儿子的手也好,嘴也好,只要一碰上,马上就有反应。 强儿的手放弃了奶子,伸到了我的裙子里,往上一摸,就摸到了我的骚*上。我刚才在火车上就没有完全擦干净,再加上儿子这一阵

            亲吻抚摸, 早已经又湿透了。 “妈妈,你的嘴里怎么有一股臭味?唔,好象是大便的味儿。” 我就把在 车上的事情说了一遍。我越说越骚,终于忍不住趴在儿子的大腿上掏出他的鸡巴啜了起来。 儿子一边开车,一边用手摸

            着我的*。到儿子家的时候,他已经在我嘴里射 了两次。 强儿的家是在一个环境很优美的花园小区里, 是那种有二十几层的高楼区。在电梯里,我偎在儿子的怀里,手在儿子的裤裆摸着。 “妈,别摸了,再摸我就忍不住在 电

            梯里*你了。” “那你就*吧!妈妈随时 都准备让你*!自从你和你哥哥把我*了以后,妈妈的*就永远是你们哥俩的。” 电梯到了,我跟在儿子的身后 走进了儿子的家门。才一进门,就听见客厅 里传来一阵阵女人的呻吟声

            和男人的喘息声,我一听就知道 是有 人在**。果然,转过玄关就看见宽大的客厅中央的大沙发上,一对年约十七、 八岁的少男少女正在起劲儿地干着。那个女孩子肤色不是很白,但却很丰满,一个硕大的浑圆的大屁股小山似的

            高高地撅着,那个男孩儿身材匀称,结实的屁股正在起劲儿地前后抽动着,很清楚地看见他的那条粗大的鸡巴在女 孩子的阴道里出出进进。 “啊………啊,阿雄啊……你*死我了,大鸡巴好硬呀!我要大鸡巴死劲*我…………

            *我呀!啊…………我的骚*…………要被你*烂了…………啊!” “*你妈…………我让你骚!我*死你…………啊,*你妈的大*、骚*、臭*。我*你妈…………*你妈的大骚*!” “啊……… …*吧,你想*我妈*

            …………就让你*,我妈…………是个大骚*,我…………是个小骚 *,我和 我妈的*…………都是你的,都让你*,啊…………你*吧,啊…………阿雄,是你爸爸回来了。啊…………伯父…………你儿子* 死我了。” 我刚

            刚平静下来一点的心,看到这一幕就又激荡起来。这个男孩儿就是强儿的儿子,也就是我的孙子阿雄。那女孩子我却没有见过。 阿雄叫了一声爸爸,一转头就看见了我,高兴地叫道:“奶奶!” “啊,我的宝贝大孙子。”

            看来那个女孩子早就了解强 儿家的情况,看见我和儿子进来一点也不慌张,反而更加卖力地向后耸动着屁股。 儿子拍拍我的屁股,说到房间里给大哥打个电话。 我走到孙子的旁边,阿雄伸 手搂住我,给了我一个吻。我看见他

            一脸的汗水,心疼地说:“乖,轻 一点*,别累坏了。”说着拿起茶几上 的毛巾,替他擦拭了一下。 “阿雄,这就是你…………常跟我提起的…………你的奶奶吧?” “对………怎么样小骚*?我奶奶六十多了,还是………

            非常性感吧?告诉你,我奶奶**起来比你还过瘾呢。” 我转到小女孩的前面,弯腰用手抬起她的下巴,一张十分清秀的小脸儿呈现在我的面前。 “唔,不错,只有这样的女人才值得我孙子 *,你很幸运,小姑娘。” “ 谢

            谢奶奶!啊…………*死 我了!啊…………奶奶,你看上去确实不象六十多岁的样子,好年轻,好…………性感喔!” “小嘴儿倒是真甜。来,既然你这么说,就来舔舔奶奶的*吧。” 我撩起裙子,一条腿支在茶几上,整个

            骚*正好对准她的脸。我的*从在火车 上开始一直到现在都没时间干,始终是湿湿的。一看见孙子更是骚的难受。 小姑娘果然高兴地伸出舌头舔了起来,我把*拚命地一收一放,把里面的骚水挤出来流进了小姑娘的嘴里。 “

            小姑娘你叫 什么名字?” “啊对不起,奶奶 ,我忘了介绍了。这位是我的同学小静。” 孙子“波”的一声把鸡巴从她的*里拔出来,我乘机伸手过去抓住了孙子的大鸡巴 ,撸了起来。 “是小静啊。你刚才说让我孙子*你的

            妈妈,你妈妈真的可以让他*吗?” “当然 是真的呀!阿雄其实已经*了我妈妈好几回了, 我妈妈一想起来就*痒,总是让我有机会领他再到我家里去*她呢。” “太好了,那天让你妈妈来做客,我会 让他们 父子俩一起*她

            的。” “唔,好…………好,啊…………奶奶,你的*味好骚呀!” “嗯,你舔得不错。在家里经常舔你妈妈的骚*吧?” “嗯,我和妈妈总是互相舔。” 这时候早换成 她躺在沙发上,孙子站在她两腿 间*她。我也跟着

            上了沙发,面对着孙子跨蹲在她的脸上。小静的舌头非常灵巧,不但舔我的*,连我的屁眼儿也一块舔。我上面抱着孙子的脖子啧啧地亲着他。 大概又*了几百下,阿雄突然加快了速度,我 知道他要射了,小静在下面也配合他

            拚命地向上耸动,我急忙从小静的身上下来。跪 在孙子的脚下。 “乖孙子,别射在她的骚*里,射在奶奶的嘴里。给奶奶吃。” 我大口大口地吞咽着孙子浓稠的精液,倒底是年轻人, 跟他爸爸比,又多又浓。小静也过来分了

            几口。 这时,儿子从房间里 走了 出来。 “妈 ,一会儿我大哥就过来啦。” 我点点头,尤自品味着孙子的精液。 小静 站起来穿衣服。我儿子过来,伸手在小静的乳房上摸了摸,道:“小静,你就在这儿多呆一会儿吧?”

            “不了,谢谢张伯父,奶奶今天刚到,你们一家人团聚,改天我再来吧。对了,伯父,再来时伯父要好好*我哟!奶奶再见!阿雄,我走了。” “再见!” 儿子还 没等小静走出门去,就猴急地掏出鸡巴塞进我的嘴里。 “妈

            ,快 点吃吃我的鸡巴,我要*你!” 我吃了几下,然后吐出来,道:“别急,儿子!让妈妈脱了衣服,在车里妈妈就想让你*了,脱了衣服, 妈妈让你好好*一次!” 我三下五除二就脱光了 ,客厅的大镜子里映出我的身影,

            镜子里一个六十多岁的老 太婆一丝不挂地站在那里,双乳硕大下垂,大肚子的赘肉又肥又厚,胯下的阴毛很茂盛,不过已有了很多白毛,大腿的肉仍然 很结实,转一转身,大屁股又白又大,就象一块大磨盘似的。我坐在沙发上,

            向后仰躺着,两手搂着双腿向两边分开,一个又肥又厚地大骚*就展现在儿子和孙子的面前。 儿子微微下蹲,单手把着鸡巴,对准我的*口“扑哧”一下就插了进来,我噢了一声,立刻觉得空荡荡的*腔里被一根粗大的热乎乎

            的肉棍子撑满了。儿子片刻不停立刻快速地抽动起来。天啊,让儿子**的感觉真是太过瘾了,更何况旁边还有一个撸着鸡巴的大孙子。差不多两个多月了,儿子的鸡巴终于又回 到了我的身体里。我尽可能地向两边分开大腿,以

            便儿子 能更 舒服地*我。望着圆睁双眼,拚命地*我的小儿子,我的内心和身体都有一种幸福的感觉。这个四十来岁中年 人就是我的儿子,而这个儿子正在努力地*着他的母亲,*着这个把他生到这个世界来的母亲的*。这也是

            一种意义上的回归吧。 我闭上眼睛享受着,体会着*腔里抽动的感觉。 突然,一根火热的肉棍子捅到我的嘴边,我睁开眼,原来是孙子阿雄的鸡巴在我的嘴唇上捅着。我张开嘴啜着,孙子的鸡巴比强儿的还要硬, 不愧是年轻人

            , 恢复得真快。我的*里插着儿子的鸡巴,嘴里含着隔代人的鸡巴,啊,我真是幸福啊! 孙子*了一会儿我的嘴,跟他爸爸说要一起*我。儿子就坐在沙发上,让我骑在他的身上把鸡巴倒插进去,身子向前趴着,让孙子 的鸡巴

            *进我的屁眼里,这父子俩较着劲儿地*着。我的* 里和屁眼里同时插着一根大鸡巴,我兴奋得大呼小叫。 就在这时,门铃响了。 “儿子,去开门,一定是你大 爷来了。” 孙子恋恋不舍不地把鸡巴从我的屁眼里拔出来。

            就这样挺着鸡巴去开门, 果然是我的大儿子张健来了,跟在他后面的是我的大儿媳妇素芳。健儿今年也已经四十五岁了,素芳比他小一岁四十四了。两口子一进来,看见侄子阿雄光着屁股,健儿就笑道:“怎么?你奶奶刚来就*

            上了?” “奶奶欠*嘛!你好,大娘。 ” “好,乖儿,大娘也欠*啊,你怎么不说 来**大娘啊?” “有我表哥在家*你嘛!对了,大娘,我表哥怎么不来?” ”他呀,在家*你表妹呢 。” 三个人说着已经走了进来,

            我被小儿子* 得昏天黑地的,直到大儿子走到跟前,才睁开眼睛冲儿子笑笑。 “你好,妈妈,才下火车也不休息就让弟弟*?” “妈妈的*痒,不怪你弟弟。 健儿,你也快来**妈妈吧?” 素芳也过来,伸手摸着我的奶子

            。 “妈,媳妇儿来看你了。” “唔,好孩子,让你老公**我。妈妈的*真的 好痒呀!” “好,当然会让妈妈舒服的。老公,你就*你妈*吧。阿雄,让给你大爷,你过来**大娘。” 健儿脱了衣服,一根绝不亚于弟弟

            的大鸡巴就跳了出 来。 “来,大鸡巴儿子,妈的屁眼刚才让大鸡巴孙子已 经*滑溜了,你直接*进来就行。啊,好大!儿子,怎么你的鸡巴好象比以前粗大了?先轻一点儿,别把妈*拉稀喽!” 素芳在一旁“扑哧”笑了出来

            。 “大娘,你笑什么?” 阿雄已经把大娘的衣服扒光了。她的身材尽管保养得不错,但还是已开始变型,奶子也已下垂,小腹下也有了两道肥厚的肉褶子,不过,她的 阴毛不多,甚至可以说是没有,非常淡,这使得她的*看

            上去 显得很嫩,尽管小阴唇也开始发黑。 “啊,我是笑你奶奶刚才的话。你没听她让你大爷轻点儿*吗?怕把她*出屎来。” “听到了。怎么了?大 娘。” “跟你说,上次在我家里,你大爷真的把你奶奶*出 屎来了。”

            “真的?我怎么不知道?” “ 你当然不知道, 那一次你和你表哥英儿到我妈妈家,*我妈去 了。” “啊,是那次啊。那我大爷怎么把我奶奶*拉稀的?” “说来没什么,你奶奶那天不 知吃什么吃坏了肚子,本来就有些拉稀

            ,你大爷当时一直在*你奶奶的屁眼儿,*着*着,你奶奶就来了屎,可你大爷的鸡巴插在她的屁眼儿里,她拉不出来,等你大爷的鸡巴一拔出来,就象拔了塞了你奶奶屁眼儿的塞子,这一拔出,你奶奶的稀屎就”扑“地喷了出

            来,喷了你大爷一身,哈哈,有趣极了。” 阿雄也不由得笑了起来。 我在儿子们的夹 击下,被*得高潮不断,*和屁眼儿里同时获得了巨大的快感。我一边配合着儿子们的*动,一边望着孙 子和儿媳妇**,这种奇特的家庭

            关系令我兴奋不已#1 超极荡妇-3素芳和大儿子可以 说是天生的一对,门当户对。素芳生活在一个很富裕的家庭里,上有大哥大姐,她是最小的小女儿。父亲刘天龙也是个经商的,传 下一份家业给了子女们。母亲据素芳讲原

            是一名教师,曾因生活作风问题被学校开除,就一直在家闲居,但是淫性不改,不但和外面的男人乱搞,而且和自己的儿子女儿常年保持着乱伦关系。 素芳十五岁时,一个偶然的机会发现了 妈妈和哥哥的秘密,从此便加入了家

            庭乱伦的关系中。 那一天 她下学回家比较早,快到家门口的时候,她突然发现爸爸和大嫂开车出去了,她本想叫他们,却发现一上车,大嫂就 和爸爸亲起嘴来,她吃了一惊,急忙躲起来。心想,怎么会这样?家里倒底有什么秘

            密,许多平时想不通的疑团又涌上心头。 她看见爸爸不但和大嫂亲吻,还把手伸进了大嫂的 上衣里摸着她的奶子。素芳和大哥相差十岁,她当时虽然小,但由于发育的 早,十五岁的女孩子看上去已经象是大姑娘了。何况她对性

            并不陌生,就在刚才在学校里,她刚刚和一个比她大两级的男生在学校的教学楼后面干完。没想到一回家居然碰上这样的事情。 她 注视着爸爸和大嫂开车走了,便继续往家里走。一回到家,还不等弯腰脱下鞋就听见在母亲的房

            间里传 出来的淫声浪语。这一点她倒不陌生,母亲经常在家里和 男人**,从不避讳丈夫和儿女们。 素芳也没在意,只是刚才看见了爸爸和大嫂,在学校又刚刚和同学*完,听到这淫声又有些兴奋而已。 她放下书包,倒一杯

            水喝,刚喝了一半,她突 然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儿。是的,没错,是大哥的声音。难道是大 哥在母亲的房间里?一种从未有过的强烈刺激,令她莫明地兴奋起来。 素芳悄悄地走进母亲的房门 口,门并没有关,她透过半掩着的门向

            里望去,呀,映入眼帘的是一幅她平时想都想不到的淫秽画面。 在母亲的大床上,妈妈王凤 兰一丝不挂地骑在同样一丝不挂地大哥身上,雪白硕大的屁股疯了似的一上一下地颠着 ,哥哥刘伟的那条 大鸡巴在妈妈的*里一出一进

            ,皮肤相击的声音和鸡巴在阴道里抽 动时发出的咕叽声夹在一起。 王凤兰披头散发地在儿子的身上发泄着,口中不停地胡言乱语。 “啊…………儿子,*死…………妈妈了,啊……… …妈妈的骚*要被*烂了,大儿子………

            ………的鸡巴把妈妈的臭*、破**透了。啊…………啊, 儿子…………啊 ,妈 妈爱你,爱你的…………大鸡巴,啊…………我的大鸡巴儿子呀!” 刘伟 向上使劲儿耸动着屁股,一双手抓紧妈妈的奶子揉着。 “*货!我替爸

            爸…………教训教训你,看你还敢不敢上外面去找男人,你这个千人骑………万人*的母狗!” “啊,对对,儿子………教训我吧,我…………是坏妈妈,是骚…………妈妈,是喜欢千人骑…………万人*的臭婊子…………老

            母狗。儿子用你的大鸡巴…………狠狠地教训我吧,把我*…………死,玩死,虐待 死吧!我是你们刘家的性奴隶。” 素芳简直看呆了,小*里骚痒难耐,早就知道妈妈是个婊子,但从未想过会骚成这样。她不自觉地一手伸进

            裙子里,一 手伸进上衣的乳罩里,上下其手地手淫起来。就见屋里的人不停地变换姿势的*着。她注意到妈妈仅有的几根阴毛好象已经剃光了。这一点她好象继承了妈妈的,也是没有多少阴毛。这时候大哥开始*妈妈的屁眼儿,

            可能是常年累月地*,妈妈的屁眼儿乍一看上去,是一个红乎乎的大洞,往外一使劲儿,红红的大肠头就翻了出来,倒象一朵正开放的花儿。 刘伟不管这些,上去就是一捅,妈妈噢地叫了一声,大哥就拚命地*了起来。 素芳

            已经有些腿软,身子燥热,双眼迷离,就在这时,一只大手伸过来捂住了她的嘴,同时有另一只手 伸进了她的胯下。素芳大吃一惊,想叫嘴却被捂住,她转过头,一看原来是大姐素云,更令她吃惊地是 ,大姐居然是一丝不挂,丰

            满高挺的乳房,阴毛茂盛的阴部就这样展现在她的面前。 “二妹,怎么样过瘾么 ?” “ 姐姐你?” “没什么。姐姐刚才让大哥*完就上了厕所,妈妈就接替了我。你也不小了,也该让你也尝尝乱伦**的乐趣了。哟,你的

            小*流了这么多水啊。想不想让大哥* 你 呀?” 素芳就象着了魔一样点头。 大姐哈哈一笑,就拉着素芳进了房门。 里面正在忘情地*着*的母子,听见笑声,齐齐转过头来一看,不由得大喜。 大哥首先叫起来:“啊,是

            二妹呀!快点来,让哥哥*你。” “哎呀,是…………我二闺女,来吧,看妈妈被你哥…………*的多过瘾呀!你也快点来吧。” “哈,这小浪妮子一直在门外偷看呢。一边看一边自己在那儿抠*。”大姐说着,拉着二妹的

            手来到两人面前。 “二妹,把衣服脱了,让我们看看你的小骚*。你看,大哥的鸡巴多大多粗,把妈妈的屁眼儿都*翻了。” 素芳脱了衣服。三人叹道:“好漂亮的身材。” 的确,素芳的身材很漂亮,皮肤雪白,双乳坚 挺

            圆滑,小腹平坦,胯下干干净净的。 大姐爱不释手地抚摸着二妹的双乳,道:“真是我 见犹怜!”说着竟埋下头,一口叨住二妹的奶头舔了起来。 这时,刘伟已经把鸡巴从妈妈的屁眼儿里拔了出来,站在二妹的 身边一手搂住

            二妹的头,和她亲吻,一手摸向她的阴门。 “二妹,哥哥早就想*你了,爸和妈总说你还小要过几年,今 天一见真是可惜了我妹子 ,早就应该*你 了。来,摸摸大哥的鸡巴,喜欢吗?” “喜欢。大哥*我!” 刘伟抠着二妹

            的阴道。 “二妹,你好象早就不是处女了。什么时候开苞的?” “一年前,让我班同学*的。” 刘伟一抬手“啪”地一声打了妈妈一记耳光,“*你妈的,我早说要*她,你们就是不让,怎么样让别人占了先手。” 王凤

            兰陪着笑脸,顺势跪在地上,抓住儿子的脚。 “是妈妈不好,你惩罚妈妈吧。”说着,捧着儿子的脚趾舔了起来。不料,刘伟一抬脚,“嗵”地一声踢在王凤兰的下巴上,王凤兰猝不及防,差一点儿咬 断了舌头,一个身子向后

            倒去,鲜血从她的嘴角流了出来,她还是陪着笑脸,只是这笑脸看上去有些怪异。 素芳看着妈妈被 打,竟没有丝毫吃惊,只是道:“大哥,这事不能全怪他们,小妹 也是傻,早 知你们不对劲儿,却想不到。不然早就会让大哥*

            了。大哥别生气,小妹今后就是你的,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就是就是。大哥别跟这*货 生气。我们姐妹好好伺候你。来,小妹,先让大哥*你,对,躺好喽!” “滚出去!” 王凤兰低声道:“是。” 她象狗一样爬

            了出去。素芳有些不忍,叫道:“妈,你先呆一会儿,大哥*舒服了,我就去找你。” “不,不,你好好伺候你大哥吧,妈妈给你们弄点吃的,一会儿你们该饿了。” 王凤兰来到客厅,站在镜子前看着自己流血的嘴角,张开

            一看,嘴唇和舌尖都有破的地方。心想刚才儿子踢我的时候, 不知道他的脚踢没踢疼,等一会儿得给他看一看。 有些内 急,她进了卫生间坐在马桶上,哗哗尿了起来,*的太狠了,阴道有些发疼。肚子 里咕噜一声,她屏住一口

            气, 向下用力,屁眼儿涨得生疼,好象大肠头又出来了,然后扑噜噜地拉出了混杂着精液、淫水的粪便,排泄带来 的快感,使她又兴奋起来。她伸手又摸起了自己的骚*。摸了一会儿,她的手不觉摸到了屁眼儿,果然有一小段直

            肠露在外面,直接能触摸到直肠,这种 感觉很舒服。 正在这时,客厅里的电话响 了起来,她顾不得擦屁股,就跑到客厅里,抄起了电话。 “喂,你好!” “你好,是凤兰 吧?我是朱静。” “啊,是亲家母呀!你怎么样?

            对,我很好,你在哪儿?” “我刚从宾馆出来,我儿子有两个朋友非要*我 ,我只好陪他们了, 唉呀,都要把 我*死了。” “真的呀?太棒了!这回你的老*可过瘾了吧?” “过瘾是过瘾了,不过毕竟年纪不饶人,*的我

            两腿都木了,骚*和屁眼儿到现在还疼呢。这三个臭小子还不满足呢。” “他们的鸡巴大不大?” “当然大,其中一个小子的鸡巴不但很长,而且还向上弯弯着,往里一*正好顶在我的阴道上壁,他妈个骚*的,真他*的过

            瘾。 我真恨不得把他的鸡巴咬下来,一天到晚地在*里夹着。” “天啊,朱大姐,你说的我的*都受 不了了。有机会一定要让他*我一次。对了,你现在要上哪儿呀?” “这个宾馆离你家不远,我想上你那儿去看看。” “

            太好了,欢迎!咱们老姐俩也好长时间没在一起玩了。上次你舔我的屁眼儿好舒服呀。你快过来吧,让我看看 你的老*被*成什么样子了。” “好,我再 过十分钟左右就到了。对了,我女儿佳丽在不在家?” “不在,她 和我

            丈夫天龙一起出去了。” “这个小骚货,一定又是和她公公出去**了。真是的,天龙都五十多岁了,*起*来还是生龙活虎似的。” “你们家老黄也不错呀!上次我看他*你们的女儿也是虎虎生风。象我这个久经战阵的老

            *也差点不是他的对手。” “那有个屁用?他现在根本就不*我,成天就惦记着*她妈。” “对了,老黄的妈妈有多大年纪了?听说她年轻时是上海滩有名的妓女。” “七十多了呗!那老骚*才骚呢,本来我以为象她的岁

            数性欲不会强了,没想到她是越老越淫。” “真的?等哪天你陪我见见她,我想玩玩她的老*。” “好了,我不跟你说了,我的手机要没电了,再过一会儿我就到了。” “好,一会儿见。” 王凤兰放下电话,这才想起屁

            股还没擦呢,便随手从茶几上拿起盖着茶杯的手巾,一只脚登在椅子上,用手巾擦拭了几下屁眼儿,拿出来放在眼前一看,手巾上除了残余的粪便外,还有湿漉漉的淫水。 房间里突然传来儿子刘伟的叫声:“老*!老*!”

            王凤兰急忙往房间里跑,一边高声应着。 她进了房间,就看见素云、素芳俩姐妹狗似地趴在地上,脖子上各自系着一个项圈,项圈上的皮绳握在儿子的手上,儿子刘伟象个驯犬 师似的, 一只脚踩在素云的屁股上。 “老*,快

            点过来躺在那儿让她们舔你的*。” “好的。” 王凤兰说着就躺在地上,两腿*开,一张老*正 对着两个女儿,素云、素芳两姐妹就爬上来轮流舔着妈妈的骚*。 刘天龙和儿媳妇回到家里的时候,正看见老婆和两个女儿被

            儿子象狗似的在地上鞭打着。 佳丽走过来弯 腰伸手抬起婆婆的脸,淫笑道:“哟,老骚婆,怎么又变成一只母狗了?”说着抬手就抽了她一记耳光。一转身,搂着身后公公的胳膊道:“爸爸,人家的小**好痒呀!” “乖,

            *痒就让你妈妈给你舔舔吧。来,乖媳妇,你也吃吃爸爸的鸡巴。” 刘天龙拉开裤子拉链,一条硬梆梆的大鸡巴立刻弹跳出来。佳丽这边撩起裙子,里面根本没有穿内裤,一分腿就站在婆婆的面前,然后侧转身弯腰把公公的大

            鸡巴含在嘴里,前后吞吞吐吐起来。下面的王凤兰仰脸伸舌头舔着儿媳妇的小*,后面自已的*让两个女儿舔着,而大儿子刘伟则在两个女儿后面坐在沙发上,用脚玩着两个妹妹的小骚*。 一家六口公公、婆婆、儿子、儿媳妇

            、 两个女儿正玩得高兴,门铃响了。 王凤兰从儿媳妇的胯下抬起脸来道:“佳丽,可能是你妈妈来了。我们刚才通过电话 。” “啊,真的,太好了。爸爸,你又可以*我妈了。我去开门。” 佳丽打开门 ,门外站着一个面带

            微笑、身材瘦小的五十多岁的老女人 。 “妈妈,真的是你呀!” “是呀,佳丽你也回来了?” “你知道我出去了?” “是,你婆婆说的,说你和公公出去了。”

            青青青福利影院 -青青青福利影院 视频在线精彩推荐-精彩推荐频道-青青青福利影院 在线精彩大全-青青青福利影院 免费手机版
            详情

            本站连接

            猜你喜欢

              <tfoot id='dsEzm'></tfoot>

                • <bdo id='dsEzm'></bdo><ul id='dsEzm'></ul>

                <i id='dsEzm'><tr id='dsEzm'><dt id='dsEzm'><q id='dsEzm'><span id='dsEzm'><b id='dsEzm'><form id='dsEzm'><ins id='dsEzm'></ins><ul id='dsEzm'></ul><sub id='dsEzm'></sub></form><legend id='dsEzm'></legend><bdo id='dsEzm'><pre id='dsEzm'><center id='dsEzm'></center></pre></bdo></b><th id='dsEzm'></th></span></q></dt></tr></i><div id='dsEzm'><tfoot id='dsEzm'></tfoot><dl id='dsEzm'><fieldset id='dsEzm'></fieldset></dl></div>

                <legend id='dsEzm'><style id='dsEzm'><dir id='dsEzm'><q id='dsEzm'></q></dir></style></legend>
              1. <small id='dsEzm'></small><noframes id='dsEz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