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mall id='n5gZn'></small><noframes id='n5gZn'>

        <legend id='n5gZn'><style id='n5gZn'><dir id='n5gZn'><q id='n5gZn'></q></dir></style></legend>

        <i id='n5gZn'><tr id='n5gZn'><dt id='n5gZn'><q id='n5gZn'><span id='n5gZn'><b id='n5gZn'><form id='n5gZn'><ins id='n5gZn'></ins><ul id='n5gZn'></ul><sub id='n5gZn'></sub></form><legend id='n5gZn'></legend><bdo id='n5gZn'><pre id='n5gZn'><center id='n5gZn'></center></pre></bdo></b><th id='n5gZn'></th></span></q></dt></tr></i><div id='n5gZn'><tfoot id='n5gZn'></tfoot><dl id='n5gZn'><fieldset id='n5gZn'></fieldset></dl></div>
        <tfoot id='n5gZn'></tfoot>
          <bdo id='n5gZn'></bdo><ul id='n5gZn'></ul>

        <legend id='o0nm9y5l'><style id='3rcyzk93'><dir id='v6l9nsag'><q id='12j3eikl'></q></dir></style></legend>

          <bdo id='29f3dt0r'></bdo><ul id='p53xtrua'></ul>

        1. <small id='0c4g5y3n'></small><noframes id='rvfei6sb'>

          <tfoot id='3rcyboch'></tfoot>

            <i id='rc6q40cc'><tr id='jr4sujbm'><dt id='a8n1bzd4'><q id='7t3ujfdd'><span id='xp5lk3c9'><b id='u8gbx4yl'><form id='hoboeeor'><ins id='w3qn6lzr'></ins><ul id='s8ot792k'></ul><sub id='2mvi9vd9'></sub></form><legend id='wwt3xced'></legend><bdo id='zrnwt2wz'><pre id='wyajop07'><center id='nf65293h'></center></pre></bdo></b><th id='tt7w7yb4'></th></span></q></dt></tr></i><div id='tsxjorhz'><tfoot id='veoddzvz'></tfoot><dl id='yvz8wv2q'><fieldset id='fiqas52q'></fieldset></dl></div>
            本站APP,内容更劲爆

            人人操在线公开视频

            类型: 韩剧我的爱蝴蝶夫人 地区: 中国 年份:2020-10-18

            剧情介绍

                    薛剑秋温柔地拭去她脸上的泪水,柔声道:“快别这么说!我薛剑秋早已立下决心,这辈子定要好好地照顾你,保护你,决不再让 你受到任何委屈,任何伤害了!只要薛剑秋活着一天,任 何人也不能再动你一根

            毫毛!”  陆玄霜见薛剑秋表情真诚,语气坚定,深邃的双眸中流露着浓浓的爱意,心 头不禁小鹿乱撞,顿时双颊绯红,低声道:“你……你是鼎鼎大名的”百剑门“  门主,我陆玄霜何德何能,竟能受到你这样的垂 青?“

              薛剑秋心中 一哂:“我早已不是”百剑门“门主了。”却也不说破,只是哈哈笑道:“薛剑秋不过是一介凡夫,也没啥了不起的,若能得蒙陆姑娘不弃,薛剑秋愿仗剑永伴姑娘左右!”  陆玄霜心中一暖,一股浓情蜜意顿

            时袭上心头。自从大师哥白少丁死后,便再也不曾有过这样的感觉了!长久以来,陆玄霜不断地受到男人的玩弄与羞辱,对男人早已失去信心,甚至还一度沉迷于同性的 情欲中。可是方才薛剑秋为了解她的口渴,竟然做 出割腕放

            血的惊人举动,使得陆 玄霜的心中大为感动。对于薛剑秋的深情,除了滴下滚滚泪珠外,已然 无话可说。  薛剑秋见她只是流泪不语,不 禁握住她的双手,苦笑道:“难道你还不了解我对你的一番诚意吗?”  陆玄霜心中 一

            酸,想到自己是个人尽可夫的 淫娃荡妇,怎么说也配不上他,急忙将手挣脱开来,哽咽 道:“请不要碰我!我……我的身体这么脏,碰我只会弄脏了你的 手… …”这时夜风呼呼响起,陆玄霜的发丝飘扬开来,轻拂在薛剑秋的脸 上

            。  薛剑秋心有所感,激动地将陆玄霜紧紧搂住,在她耳边低声道:“傻丫头!  谁说你脏了?在我的眼中,你是最纯洁、最乾净的!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忘掉可怕的过去,让我陪你共度往后的每一个 日子吧!我┅我是

            真心爱着你……“  这份真挚的告白,使得陆玄霜的 内心激动不已,禁不住“嘤咛”一声,整个脸埋在薛剑秋的怀放声痛哭。薛剑秋温柔地抚摸着她的头,笑道:“过 去了!  一切都过去了……“黑夜,两人的内心却如同高

            挂的明月般放着光明。  良久良久,陆玄霜从他的怀抬起头来,朦胧的泪眼望着薛剑秋道:“和我在一起,你……你真的不怕玷污了你的名声吗?”   薛剑秋笑道: “为了你,薛剑秋什么都可以牺牲!这区区的名声,又 何足

            挂齿呢?”  话才说完,只听得身旁有个阴恻恻的声音道:“是啊!这薛剑秋为了你这个淫娃荡妇,当真什么都可以牺牲,连”百剑门“门 主之位,他都放弃不要了!”   两人闻言大惊,不禁循声望去,只看到身旁不远处,

            一个面汉牵着一匹马正自冷笑着。薛剑秋心头一颤,想不到自己竟未察觉到有这么一个不速之客。  那面汉续道:“ 薛剑秋,你向 来小心谨慎,怎地我骑着马向你们靠近,你却浑然不知?哦!是了,美女在怀,享受都来不及了

            ,哪顾得了那么 多?不过呢┅嘿嘿!就这样不明不白地被这朵人人可摘的野花累死,是不是太不值得了?”  薛剑秋一眼就认出,他便是在“熊霸天厦”中,和“笑面虎”熊文浩同伙的那名面汉,不禁皱眉道:“薛某究竟和阁

            下何冤何仇?为何阁下要这样苦苦相逼呢?”  那面汉邪笑道:“何冤何仇?哈,你不妨到黄泉路上,去问你死去的师父吧!”说罢缓缓抽 出他斜背在背上的长剑。  薛剑秋心中一惊,急忙拾起地上的钢剑,挣扎站起身来,

            将陆玄霜轻推到自己身后 ,小心翼翼地注视着眼前的面汉。  陆玄霜方才听面汉提起,薛剑秋竟 然为了她,放弃了“百剑门”门主之位,心中已然错愕万分;如今又见那面汉 动了杀机,想到薛剑秋为了自己自割腕脉,大量失血

            ,武功方面势必大打折扣,更是倍感焦急,心想:“薛大侠为了我,如今面临 生死关头,我可 不能再沉默了!”禁不住向那面汉央求道 :“求求你放过薛大侠一马吧!你们要的是我,我……我随你回去就是了……”  薛剑秋立

            即大吼道:“不行!万万不可!”  面汉先是一愣,随即失声笑道:“哈,好一对 狗男女!我看你们是还没搞清楚状况。我只要薛剑秋的狗命,至于你这个陆玄霜……如果这么 想再回去被干被骑,那我也可以顺便成全你!”才

            刚说完,突然形影一闪,一剑便朝薛剑秋胸前 刺去。  薛剑秋见面汉刺来的这一剑来势汹汹,端的是下了杀着,急忙将陆玄霜往后一推,手中钢剑倏地递出,急挡攻来 的这一剑。那面汉似乎了解薛剑秋的剑招路数,见他挺剑隔

            挡 ,于 是一招尚未使老,剑招陡变,改刺为劈,连砍薛剑秋左翼十余剑,顿时响起金铁交鸣的“锵锵”声响。  薛剑秋每挡一剑,便退了一步,心中愤然道 :“可恶!他知我左腕受伤,便专攻我左翼的破绽!好!”顿时牙一咬

            ,也不顾左首连绵而至的剑 招,倏地将剑锋一转,一剑急刺面汉的咽喉。  面汉万不料薛剑秋竟会不顾性命,使出这玉石俱焚的一招,急忙收手向后退跃一步。薛剑秋一招得利,第二剑便又刺了过去,面汉横剑封架,薛剑秋第

            三剑、第四剑又已刺出,攻势既发,竟是一剑连着一剑,连绵不绝,当真应了杖 中 剑法“既占先机,有攻无守,有进无退”的奥义。  那面汉胆颤心惊,奋力挡开了两剑,想要挺剑还刺,薛剑秋的攻势却丝毫不缓,刷刷刷刷,

            四剑连刺他要害之处。面汉心中大怒:“可恶! 薛剑秋现在身受重伤,我若打他不过,岂不被人笑掉大牙了?”当下大吼一声,突然一剑撩向薛剑秋 的钢剑,使劲向上一挑,薛剑秋的钢剑立即脱手向上飞出。面汉紧接着左掌翻出

            ,一掌拍向薛剑秋的胸口,薛剑秋闷哼一声,向后扑倒在地。  薛剑秋急忙踉跄站起身,双眼圆睁,一脸惊骇地盯着面汉的双眼,叫道:“这……这招是”回峰转路“,是我 欧阳师叔惯用的剑招之 一,你怎么会使?你……究竟

            是谁?”  那面汉咧嘴一笑,突 然剑尖颤动,朝薛剑秋圆睁的双眼点去。只听得薛剑秋“啊”地惨呼一声,屈膝跪 倒在地,以双手按住疼痛难当的双眼,手指缝中不断渗出鲜血,蓦然间双目已被面汉刺瞎了。  薛剑秋咬牙 叫

            道:“我……我明白了!我知道你是谁了!”  那面汉手捏剑诀,冷笑道:“让你们师徒俩在黄泉路上相会吧!”正欲一剑刺向薛剑秋的咽喉时,突然听到背 后马蹄声响,面汉回头一看,只见一匹骏马迎面狂奔而来,正是自己

            的座骑。  面汉不及多思,立即向一旁躲开,在地上翻了几 个 斗后,转头一看,竟看到陆玄霜骑在马背上,伸手将薛剑秋从地上拉上马来,飞也似地狂奔疾驰。  原来陆玄霜看着两人的争斗 ,心中焦急不已。虽然薛剑秋一度

            占了优势,但她知道薛剑秋为了自己大量失血,久战之下,恐怕会因体力不支,而有落败之虞。而自己早已不会武功,一点也帮不上忙,正自心急如焚,不知所措时,赫然发现那面汉的座骑正在低头嚼着地上的枯草根,顿时灵机

            一动,慢慢地靠近那匹骏马,趁着两人战得如火如荼之际,急忙爬上马背。这时薛剑秋的双眼已被刺伤,陆玄霜惊怒不已,立即双腿一挟, 马匹四蹄翻腾,直抢出去,片刻之间,已奔到两人打斗之处,那面汉 既已躲开,陆玄霜急

            忙娇叱道:“薛大侠,把手给我!”薛剑秋一听,便知是陆玄霜纵马而来,立即伸手让她握住,身体一撑纵上马背,泼喇喇纵马疾驰。  那面汉勃然怒道:“往哪儿逃?”顿时双足一点,整个人如强弩飞箭般向飞骑之后电射而

            去,一剑刺出。薛剑秋坐在陆玄霜的身后,感到背后有一股剑气攻至,他担心陆玄霜会被这一剑所伤,急忙趋前一倾,将自己的身躯 挡在她的背后,然后翻掌奋力拍打马匹的臀部。  马匹受到皮肉之痛,悲嘶一声,更加发足狂

            驰。面汉原以为可以一剑刺入薛剑秋的后背,不料竟一剑落空,当下整个身子直往下坠;正自懊恼之际,赫然瞥见薛剑秋的左脚正在轻踢马肚,当下面汉不及多思,一剑便往他的脚后跟削去。薛剑秋突感左脚后跟剧烈疼痛,端的

            是脚筋已被斩断,血流不止。  薛剑秋咬牙忍痛,拼命拍打马臀,额上渗满了豆大的汗水。陆玄霜慌不择路,只是一昧地驭马向前奔跑。马匹 没命似地飞足疾驰,也不知过了多久,陆玄霜隐约听到水流的潺潺声响,忍不住向 前

            方左右顾盼,只见左首尽是矮树丛草,右首则是 一条湍 急的河流。  陆玄霜被“笑面虎”熊文浩一干人挟掳期间,倍受凌辱,尤其是 他们为逼陆玄霜喝尿,不曾给她喝过一滴水。虽然之前已喝下了薛剑秋腕脉上流出的鲜血,却

            感血腥气重,解渴的程度有限。如今陆玄霜一见到潺潺流水,心中有股想要喝水 的强烈欲望,但不知面汉是否仍然追赶不休,一时也不敢迟缓脚步,于是便开口问道:“ 薛大侠,那个人有没有追上来?”  陆玄霜不见薛剑秋回

            答,以为他没有听见自己说话声,正欲再度开口询问时,突然薛剑秋整个脸靠在她的肩膀上,他的身体也紧紧贴住她的后背。陆玄霜感到薛剑秋身上的汗水将自己整个背沾得湿漉漉的,他口鼻的气息 也直接吹拂在自己的脸颊上,

            霎时羞得满脸通红,心头小鹿乱撞,不禁羞得低声道:“薛……薛大侠,请不要这样子……”  见薛剑秋仍未应答,陆玄霜 心中一片狐疑,不禁侧头一看 ,只见薛剑秋满脸汗珠,双眼紧闭,靠在她 的肩上已然昏迷过去。  陆

            玄霜大吃一惊,叫道:“薛大侠,你怎么了?”正准备 勒马停行时,突然马匹狂嘶一声,猛然停止了奔驰。在毫无心理准备之下,一股前冲之势迫使陆玄霜和薛剑秋向前摔出,“噗通”一声,双双掉入了眼前湍急的河流之中。 

             原来马匹沿着河岸边一路笔直地狂奔,突然眼前的道路陡地向左大幅急弯。  原本陆玄霜只要控御好座骑倒也无妨,但是当时她挂意着薛剑秋的伤势 ,竟没注意到沿路的急转之势,马匹一见到前方湍急 的水流,凭着生物的本

            能倏地自动止蹄停行,而把陆玄霜及薛剑秋两人甩了出去,掉落在前方的急流之中。  这条河流奔腾雷鸣,湍急异常,陆玄霜只觉水已没顶,一大股水冲进了口中。陆玄霜不谙水性,此时正是惊慌不已,身体四肢拼命挣扎 ,大

            叫:“救……救命啊!爹!大师哥!救我!”怎知身体在水流中载浮载沉,一股股水迳往她的口鼻中急灌,陆玄霜更感惊恐,伸手拼命地乱抓乱爬,突然间触到一物,当即用力将 它抱住,原来 是水流中夹杂的树干残枝。  陆玄

            霜紧紧地抱住树干 残枝在水流中浮沉,水流呛得她咳嗽不止。所幸有着树干做依附,身体不 再往下急沉,她 吐出了几口腹中之水后,抱着树干喘息不已。  陆玄霜受到惊吓,呆了好一阵子;豆大的水珠打落在她的脸上,这才回

            过神来。回想适才惨遭水厄的险状,兀自不寒而栗。但见自己浮沉于澎湃的水流之中,全身冰凉湿透;四周轰隆轰隆的水声,宛如噬人的猛虎发出巨大的吼叫声,陆玄霜孤身只影,心中异常害怕,禁不住失声啜泣道:“救 命啊!

            谁来救救我啊!”  陆玄霜这时想起了薛剑秋,急忙叫道:“薛……薛大侠,你在哪 ?救命啊……”震耳的水声似乎压过了求救声,陆玄霜几乎听不到自己的声 音,急忙向四面八方张望,可是银色的月光洒落在湍急的水流中,

            陆玄霜举目所及,尽 是汹涌澎湃的银浪,却哪有薛剑秋的踪影?陆玄霜心中更是害怕,哭叫道:“薛大侠!你在哪?不要抛下我!不要抛下我……”  正当陆玄霜急得六神无主时 ,突然瞥见一个不明物体在后方约七、八尺的水

            流中浮沉着,陆玄霜定睛一看,赫然发现是薛 剑秋俯伏在水面上,整个脸却埋入了水流之中。  陆玄霜又惊又喜,大叫:“薛大侠!薛大侠!”但是薛剑秋却没有任何的反应,只一昧地在水面上浮沉,显然昏迷不醒。突然一阵

            大浪迎面而来,将薛剑秋给吞噬了。陆玄霜不禁尖叫一声,心中恐惧已极。  不多时,薛剑秋又从淹没的急 流中浮上了水面 ,陆玄霜这才松了一口气。但见薛剑秋脸部五官一直浸泡在水中,只怕转眼间便会淹死。陆玄霜急忙伸

            出了左手,拼命地想要抓住薛剑秋的身体,但是两人相距太远,任凭陆玄霜怎样地伸长手臂,却是徒劳无功。  陆玄霜越是焦急,强大的水流则越是把两人的距离拉得越远,眼见薛剑秋是越来越远了,陆玄霜不禁急得哭叫道:

            “薛大侠!我求求你快醒来吧!你这样会淹死的!呜 ……”不但口 中呼喊着,也拼命伸长左臂想要抓住薛剑秋,似乎还没放弃任何的希望。  突然有一股激流朝 陆玄霜迎面扑来,强大的势道冲击而至,转眼间便把她和 右手环抱

            的树干给冲散了。陆玄霜随着滚滚水流翻腾冲激,四面而来的流水直往她的口鼻中窜入,倍感气闷异常,几近昏晕。  陆玄霜感到筋疲力尽,呼吸困难,一股即将死亡的预感袭上心头,心 中不断 呐喊着:“爹,大师哥,小霜这

            就来和你们相会了……”朦胧的意识中 ,只见急流把 薛剑秋的身体推了过来;陆玄霜伸出 双臂,紧紧地搂 住薛剑秋的腰肢,心想:“薛大侠,就让我们死在一起吧……”陆玄霜 没力地闭上双眼,在 澎湃汹涌的水势冲击下逐渐失去

            了意识……  陆玄霜感到昏昏沉沉的,身子如在云端般飘飘荡荡 ,不 但手足无法动弹,连眼皮也睁不开来。只觉得有时右手腕的脉门似乎给人搭住了,有时又觉得似乎有人在她口中灌入了苦涩的液体。陆玄霜想要张口呼喊,却

            叫不出半点声音。  朦胧的意识中,隐约听到了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道:“这个女人长得真是娇美,我都快憋不住了!鹿大娘,你 可要帮我多计较计较罗!”  只听得一个中年妇人的声音道:“嘿嘿!你孙郎中相中的女人,

            有哪一次我没帮你搭上的?你放心吧!不出两个月,保证你暖玉温香抱满怀!只是……这该有的礼数可不能少哦!”  中年男子“嘿嘿”笑 道:“这个自 然!您鹿大娘是咱们镇上 赫赫有名的淫媒,还没听说哪家的姑娘逃得出您

            的五指山的,我对你绝对放心 。好事一成,这该有的大礼是绝对少不了的!”  只听得那中年妇人道:“呸呸呸!什么”淫媒“?狗嘴吐不出象牙来!要不是我家那口子不幸惨死,我的生计没了着落,老娘才不会重操旧业,干

            这缺德事呢!”  那中年男子陪笑道:“好好好,算我失言!只是,能不能再快一点?两个月实在太 久了……”  中年妇人叹了口气道:“我说孙郎中,你只知图风流快活,却不知老娘用心计较的辛苦。若不多花点时间动脑

            筋想对策,你以为全天下的姑娘都可以任你搞上床吗?这位姑娘来历不明,而那个男的又像是个会家子,我总得小心一点,别像我家那口子一样,惹上了不该惹的人物,到时有钱也没命花了!”  中年男 子歉笑道:“是,是,

            您教训的是。只是嘛……鹿大娘你也太过胆小了点!那个男的不但眼睛被刺瞎了,左脚脚筋又被挑断,最棘手的是胸口上又受了这么严重的创 伤,我看也活不了多久了。那男的一死,只剩下这么一个弱女子,你只要稍加哄骗一下

            ,她就会乖乖地任你摆布了。届时银子大把大把地放进口袋,嘿嘿… …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陆玄霜听到了这段猥琐卑劣的对谈,不觉胸口血气翻涌,只觉得昏昏沉 沉的,过不多时,便又失去了意识。  也不知过了多久

            ,陆玄霜只觉有人正在 喂她喝下苦涩的液体,不禁“嘤咛”一声,缓缓睁开眼来,见到一张白净光滑的女性脸孔,露着温和的笑容。  陆玄霜迷迷惘惘地看了她一眼,见这妇人约四十岁年纪,皮肤白白净净的,一头黑发梳得 光

            鲜亮丽,鬓边插着一朵白色的小花。这中年妇人见到陆玄霜转醒,神色甚是欣慰,微笑道:“姑娘,你总算醒过来了,感觉怎么样?好些了没有?”  陆玄霜察觉自己处身于一间斗室之中,桌上点了盏灯,发出淡淡黄光,自己

            睡在榻上,身上则盖了棉被。虽然感觉有点头疼,却也回应道:“是,我好些了,谢谢大娘! 我……我在哪? ”  那妇人道:“这是我的家,你已经昏迷将近一天了。今天一早是 我从镇外的河边将你救回来的。还好只是多喝了

            几口水,受了点风寒,静养几天便可痊愈了。”   陆玄霜颔首道:“原来如此,谢谢大娘的救命之恩。”  那妇人笑道:“不要这么客气,以后 大家就是一家人了。我亡夫姓‘鹿’,街坊邻居都管我叫‘鹿大娘’,你也可以

            这么称呼我。那你呢?小姑娘,你怎么称呼?”  陆玄霜只觉这妇人笑容可掬,态度热络,便即冲口答道:“我叫‘陆玄霜’。”  “陆……陆玄霜?”鹿大娘闻言一愣,顿时收起了满脸的笑容,两只 眼睛瞪得大大的,脸色

            也变得十分难看。  陆玄霜万不料自己报上名后,鹿大娘会有如此的反应,寻思:“难道……难道我的坏名声,连这位大娘都听说了?”便即战战兢兢地问道:“鹿……鹿大娘,您怎么了?”  鹿大娘凌厉的目光朝陆玄霜脸

            上一扫后,冷哼一声,道:“没什么,只是觉得你这个名字取得太好了!真的,太好 了……”沉吟了半晌,又道:“对了,你今天能够化险为夷,想来是受到我亡夫在天之灵的庇佑。亡夫死后,我每日早晚都会在他牌位前各上一

            炷香的,陆姑娘,你愿不愿意也来上炷香,感谢一下亡夫的保佑呢?”  陆玄霜点头道:“ 这个自然!”便起身随着鹿大娘而去。来到祭祀祖先的供 桌前,鹿大娘正自点着火熠,陆玄霜左顾右盼了一会儿,目光停 留在供桌之前

            的神主牌位上,定睛一看,不禁尖叫一声,脸色吓得惨白,似乎瞧见了什么十分恐怖的事物。  【全本完】

            人人操在线公开视频 -人人操在线公开视频 视频频道推荐-观看在线视频-观看动态推荐手机版-频道动态在线手机版
            详情

            本站连接

            猜你喜欢

                <tfoot id='6SsJG'></tfoot>
              1. <legend id='6SsJG'><style id='6SsJG'><dir id='6SsJG'><q id='6SsJG'></q></dir></style></legend>
                <i id='6SsJG'><tr id='6SsJG'><dt id='6SsJG'><q id='6SsJG'><span id='6SsJG'><b id='6SsJG'><form id='6SsJG'><ins id='6SsJG'></ins><ul id='6SsJG'></ul><sub id='6SsJG'></sub></form><legend id='6SsJG'></legend><bdo id='6SsJG'><pre id='6SsJG'><center id='6SsJG'></center></pre></bdo></b><th id='6SsJG'></th></span></q></dt></tr></i><div id='6SsJG'><tfoot id='6SsJG'></tfoot><dl id='6SsJG'><fieldset id='6SsJG'></fieldset></dl></div>

                <small id='6SsJG'></small><noframes id='6SsJG'>

                • <bdo id='6SsJG'></bdo><ul id='6SsJG'></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