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mall id='wZPbD'></small><noframes id='wZPbD'>

    <tfoot id='wZPbD'></tfoot>
      <i id='wZPbD'><tr id='wZPbD'><dt id='wZPbD'><q id='wZPbD'><span id='wZPbD'><b id='wZPbD'><form id='wZPbD'><ins id='wZPbD'></ins><ul id='wZPbD'></ul><sub id='wZPbD'></sub></form><legend id='wZPbD'></legend><bdo id='wZPbD'><pre id='wZPbD'><center id='wZPbD'></center></pre></bdo></b><th id='wZPbD'></th></span></q></dt></tr></i><div id='wZPbD'><tfoot id='wZPbD'></tfoot><dl id='wZPbD'><fieldset id='wZPbD'></fieldset></dl></div>
        <bdo id='wZPbD'></bdo><ul id='wZPbD'></ul>
      <legend id='wZPbD'><style id='wZPbD'><dir id='wZPbD'><q id='wZPbD'></q></dir></style></legend>

      1. <legend id='xlbmtjnm'><style id='r8xd7j4p'><dir id='a4s71tbq'><q id='g8d5mnsl'></q></dir></style></legend>

            <bdo id='229vsjo5'></bdo><ul id='47llbod5'></ul>
        1. <tfoot id='2vsok7u5'></tfoot>
          <i id='c1iggpdj'><tr id='jromdlgw'><dt id='kxr0uiwm'><q id='c73214io'><span id='ex2y1smz'><b id='jnv025d5'><form id='3lbpkudc'><ins id='gcjtc9rq'></ins><ul id='odgj6r3z'></ul><sub id='tr8btp5m'></sub></form><legend id='lqtvzkgf'></legend><bdo id='v87dzgzs'><pre id='3i2tzcwv'><center id='ecfux5df'></center></pre></bdo></b><th id='18mlxqya'></th></span></q></dt></tr></i><div id='5zbq1p8r'><tfoot id='m2hv95i8'></tfoot><dl id='u8warz8q'><fieldset id='mgboqr29'></fieldset></dl></div>

          1. <small id='9thu7wpr'></small><noframes id='g90e33er'>

            本站APP,内容更劲爆

            色偷偷色偷偷是男人的天堂aU

            类型: 国产 亚洲 日韩 欧美 中字 地区: 中国 年份:2020-10-18

            剧情介绍

            入赘日本(短篇)>    我是通过蛇头偷度到日本的,到了日本蛇 头就把我安排到一日本家庭做家仆,这是我丧失人格换来的结果,这家男主人早逝,却流下了大笔的遗产给了女主人和她两个女儿,到了这家女主人家,女 主

            人告诉我象我这种没签证的黑工一经发现就要被遣送的,为了安全起见,就让你和我女儿由纪结婚吧。我想留在日本,再说由纪人很漂亮,高高的个,大大的眼 睛,健壮得象田径运动员一样的身材,浑身充满活力。而我出身中国

            农民家庭,虽 然长得不错,但在由纪面前总感到很卑贱。我爱由纪,但由纪性格孤傲,又很刻薄、凶恶,我 怕她,由纪也乐意有个奴仆伺候她,很难说这是种什么样的关系。由纪根本不拿我当回事,常常戏耍我,却又离不开我,

            她常说两天不玩我就没精神。    一次我们去影院看电影,她说没劲要走,而我却很想在这歇息一会,她很气恼:“我让你看”,边说边脱下她的名牌运动鞋,扒下白色的棉袜,我一看不好,就赶紧说:“我和你走就是了”

            她却生气的说:“现在想走???晚了!!把你的臭嘴张大”她把那带着汗臭的袜子塞到我的嘴里,同时把手伸 进我的裤里,捏住我的两个睾丸,坏笑着说:“味道好吗??以后我要多穿 两天在给你吃。你要是敢吐出我的袜子 ,

            我就捏碎你的蛋蛋,看电影呀你。”一股咸涩的脚味充满我的嘴里,使我想呕,她侧脸看着我笑,手却在不停的捏玩着。我还哪有心思看呀!!怎么过来的我都不知道了。类似的恶作剧太 多了。    由纪的妈妈田村夫人是个

            很厉害的女人,48岁,长得成熟丰满高大,为人凶悍无比。她一开始就反对我们的关系,认为我太土,不配做她们家的女婿,可是看到我象狗一样的顺从由纪,她很满意,也常把我象狗一样的呼来唤去,她还常训我说:“就你

            这样的能进我们家是你的造化,”就这样我做了上门女婿,给我重新起了个名字叫“八格呀鲁”说是女婿,其实和奴隶没什么区别,我被迫辞去了工作,专门伺候 她们。      没多久,由纪对我感到厌烦了,说我没男人样,并

            不再和我同床,而是让我睡在地上,男女做爱,也变成了我单纯的为她口交,当她有性欲了,就喊我上床,也不说话,抓着我的头发,就往她的裆下按 ,把我的嘴按在她的阴部,而我只能用嘴乖乖地为她服务,直到她达到高潮,

            把阴液泄到我嘴里,才用脚踢开我的头, 说了句 :“滚吧”,然后就酣然入睡了。为能保住这个家,能继续留在大城市,我只好忍着。然而没多久,由纪开始要和我离婚,她和一个老板好上了。我 坚决不离,由纪恼羞成怒了:“

            看我怎么收拾你,你不是不想走吗??我就把你调教成我家的狗。”由纪操起 她的拖鞋拼命 抽打我的耳光,边打边说:“你滚不滚!”她妈妈却不想让我走,可能是过惯了别人伺候的日子她笑着对我说:“别怕,小子,离婚后你

            也可以留下,由纪说了,你是我们家的狗呀,我早就想养一只哈吧狗了。哈哈哈!!”    从此,她们一家真的拿我当狗对待了。由纪在家我得伺候由纪,由纪不在我就成了她妈妈这 匹大肥 马的玩物。她妈妈多年守寡,对男

            人有一种极强占有欲,她叫田村 夫人。她每次虐待我的 时候花样百出,“跪下!小子 。”我跪下了,田村夫人一脚把我蹬倒在塌塌米上,一屁股坐在我的脸上:“舔老娘屁股 缝!舔得不舒服就闷死你!”我只得拼命舔,田村夫人

            一股淫液冲在我的嘴里了。我呛了,咳嗽不止。田村夫人大怒,骂到:“小子!不要命了?瞧我怎么收拾你 !”说着她大腿紧紧夹住我胸脯,拼命拧我两个乳头,我在她身下挣扎着、哭着、求她饶了我。她站起身子把脚伸在我嘴

            边说:“要老娘饶你容易,把老娘脚舔舒服,舔!”我不想这样, 晚上就对由纪说了,由纪看着跪在地上的我说:“你以为你是什么??你是我们家的狗 耶,贱狗,懂吗??我们家的人都是你的主人,都可以 尽情玩你,享受你的

            ,你还把自己当人呀??? ”说着 她走到我前面,叉开腿,她的裆正对着我的脸,“替主子把裤子脱了”,我赶紧替她解开腰带,褪下裤子,同时闻到一股女人特有的臊味,由纪冷冷地看着我道:“把头放到我的裆下,喝我的尿

            。”我不敢相信,由纪抓住我后脑的头发,使我脸向上,然后骑坐在我的脸上,阴部正堵在我嘴上,一股腥臊的尿液直冲进我的嘴里又被迫咽下。我的眼泪在眼圈打转,是屈辱还是悔恨我说不清了。由纪在上面看着我喝她的尿,

            没有一丝怜悯,而是开心的微笑着,“我中午喝的是可口可乐,你一定喝出来了吧,孟总还请我吃了好多山珍海味,明早再拉屎给你吃,从现在起你就是我们家的厕所,我们家的大小便都由 你来享受,这 样你才能真正成为狗。”

            第二天由 纪真的把我叫到卫生间,蹲在我的嘴上,把她的山珍海味拉到了我的嘴里,逼我吃下。漱完口后,由纪又命我去田村夫人那儿喝尿,我怯怯地来到田村夫人的屋里,说明来意,她还没起床,听 完我的话后,哈哈大笑,冲

            我摆手:‘ 快来快来,我正憋着呐,”说着翻身起来,脱去内裤,露出胖胖的白臀,“躺在下面,哈哈,自动便桶,不用下床,由纪真会想。”说着一屁股坐在我的脸上,一股比由纪的尿更急味道更浓的尿 液瞬间充满了我的嘴,

            并流在了床上,田村夫人足足尿了半分钟,才起身,她一脚把我蹬开,并笑着说,“味道好吗???够喝吧,别急,以后有你喝的。现在先去把卫生间洗刷干净,还有一大盆内衣内裤袜子 洗了!”    由纪的姐姐尤美是个淫

            荡妇,姐夫常住外地办事处,尤美常回来住,并常抱怨独守空房,田村夫人很心疼姑娘,说长期这样女人会衰老的。一天尤美来家吃饭,田村夫人把我叫到桌前,命我跪到桌下,舔尤美的脚,尤美知道家人把我当狗,高兴地享受

            着我的服务,用脚戏弄着我的嘴 鼻,还不时伸到我的档下捏弄我的阴 茎,由纪笑着说:你就拿他泄泄欲吧,姐夫不会怪的,他是我们家的狗呀,不过你用我的狗是要付款的呀,哈哈哈!尤美 大笑着说:“不过我要是把他玩死了我

            可不负责陪呀,”说着拽着我的头发向田村夫人的房间走去,尤美迫不及待地把我仅穿的一条短裤撕了,自己也三下五除二地褪下全身衣裙,白 白的身躯全裸,巨乳坚挺,健腿微张,尤美指着地 上叫我趴下,我全身发抖地趴着等

            待惩罚,尤美拼命地用脚跺我背部,并笑着说:“姐姐替你踩踩背。一直踩到你尽兴为止。”这女人力气太大没几脚就把我踩得晕过去了。“哗!”田村夫人把一盆洗脚水泼在我脸上,把我浇醒了,她踢着我说:“你倒会享福?

            起来,替老娘揉大腿!”我只得挣扎着起来,田村夫人穿着三角裤趴 在沙发上看电视,我替她按摩大腿,田村夫人说:“嘿!天天夹你,我大腿里子酸得很,替我揉!”我一 边替她揉一边斜眼看了房里,尤美已经走了?我心里暗

            想着。 田村夫人让我揉了三个小时,电视也完了,她起身了,用手指指塌塌米,我马上领会了,随即躺在地上。田村夫人一脚蹲在我的肚皮上,喝道:“趴好!笨蛋,让老娘骑。”我马上四脚朝地趴着,田村夫人跨骑在我的背上

            ,拍了我屁股一下:“爬到隔壁去!”隔壁,是我和由纪的卧室,当我鞑着田村夫人进卧室一看——顿时吓得脸色雪白:尤美手撩着裙子,裸出两条粗腿,淫笑着 看着我,田村夫人站了起来,一脚把我蹬进屋,说:“去!好好服

            侍你姐姐。”并砰地把门带上了。    尤美淫笑着走过来一把揪住我的头发,扯进屋,把我摁倒在塌塌米上说:“你啊,真不禁玩,我还没有尽兴你就装死了,现在你挺住点,让姐姐多玩一会儿。来!跪好。”我马上跪好,

            尤美向我招手:“ 跪到床边来!”我爬到床边跪好,尤美撩起裙边,两条大腿搁在我的肩膀上夹住我的脸,亲热的对我说:“叫我啊。”“姐姐。”“啪!”一记 耳 光,尤美骂我:“反了!谁是你姐姐?重叫!”“阿姨。”“呸

            !”尤美对我当胸一脚,把我踢翻在地:“你骂我老了?踢死你!”尤美一连踢了我三脚:“跪起来!重叫。”我马上跪好,尤美的大腿又架在我的肩上, 夹住我的脸,我颤抖着, 脑子里一片空白,不知怎么叫好。尤美用尖指掐

            我嘴层:“叫,今天你叫得我不好听,这一晚上有你受的。”“主 人!”我泪汪汪的叫到,尤美马上送开腿说:“对了嘛!不过你应该叫我女主人!从今天开始你就与由纪离婚了,你是我的人了,我的贴身奴隶!妈妈仍是你的丈

            母娘,你要终身侍侯我们,直到死被我们玩死!听到吗?”“听到了。”尤美踢我一脚骂到:“以后每次回话,都要叫一声女主人。”“是,女主人。"“手淫!自己手 淫 。先把你的淫水放光!”我只得当着尤美的面把住自己的

            阴茎手淫,由于我害怕,反复手淫阴茎时别说射精,连阴茎都勃不起来。尤美顿时发怒,咬牙切齿地骂我没用,窝囊废,她叫我躺在床边,她用脚拇 指拼命捻揉我的阴茎以及龟头,我颤抖着身体就是一点反应都没有,尤美说:“

            怪不得由纪骂你废物,你这种卵子是摆样的,干脆让我阉了你吧 !”她边说边用脚拇指折了下我的阴茎。喝道:“趴着!脸贴住塌塌米。”尤美用湿的洗 脚布拼命抽打我的背部。我嚎啕大哭,声音惊动了田村夫人,田村夫人笑泠

            泠的进屋说:“玩的怎么样啊?”“这么一 个窝囊废,怎么玩?”尤美怒气冲冲的踢着我。田村夫人笑着说:“你的架势把他吓住了,要他泄精容易,看我的!”田村夫人拿出一条麻绳,将我浑身搏住,一屁股坐在我的脸上,大

            腿夹注我,喝道:“舔老娘逼!”她自己用一根鸡毛拼命刮我的龟头,我挣扎了几下,一股精液喷射出来了。田村夫人对尤美说:“你看我调教的怎么样?”说着她站起来用 脚将精液刮起来,伸到我嘴边叫我 舔干净。尤美说:“

            用这种方法太便宜他了,来把他到吊在屋里。”田村夫人和尤美把我到吊起来,我被麻绳绑着到吊在床边,田村 夫人坐在床沿边脚正好在我的嘴边,她喝 我:“舔!”而尤美用鸡毛拼命刮我龟头,着一夜我就这样被她们俩折磨了

            一夜,泄了17次,越泄越稀,两个女人最后发怒了,又揪有拧又是火棒烫又是湿洗脚布抽,最后把我 打得失去知觉。    一阵尿液下在我脸上,把我浇醒了,田村夫人和尤美两人已经 把我放倒在地拖进卫生间,蹲在我脸上

            小便。我醒了,尤美站起身对准我胸口跺了几脚喝道:“把卫生间先用舌头舔干净,然后拿板刷刷净,再把 马桶刷干净了,起来!马上干!”田村夫人拉着尤美到客厅里 休息去了。我呢趴在卫生间里舔瓷砖上的尿液。我一直干了

            3个多小时,田村夫人进卫生间来了,我心忐忑不安,浑身颤抖地趴在地上。“干完了?让我检查一下。喂!你算洗干净了?”田村夫人一把揪住我的头发将我提到抽水马桶旁,随手操起起马桶边的一把长柄刷对准我的嘴巴又戳

            又刷 ,还不解恨,拿刷子抽打着我的背部, 完了后揪住我的头发把我的头往马桶里一塞 ,提脚踩住我的头,骂道:“娘个逼!马桶边上的裉都没洗掉,你替我用牙子啃掉,啃啊!”她边说边用脚将我的头往马桶里摁。在这样的状

            态下我用舌头舔干净了裉。鼻子里呛了一孔脏水。田村夫人一脚将我蹬开,命我趴好,她拿水枪冲刷了我的后身,又踢踢我 的腰部叫我翻身,她对我前身边冲边用粗竹刷刷着。洗完后她扔给我一块干布叫我擦干身体后进她卧室去

            服侍她,我爬进田村夫人的卧室,只见尤美、由纪、田村夫人三人都在,我想今晚完了,我又要被她们仨折磨死了。由纪好久不见我,见了我就双眼一瞪叫我跪在她的脚边,她伸手扯住我的耳朵一拧问我:“你这个八格呀鲁,想

            我吗?”我含泪点点头,在一边的尤美骂道:“八格呀鲁,你哭什么,难道这几天我们亏待你了?”“没有没有”我马上爬到尤美的脚边连连磕头。在一边穿着三角裤、汗衫的田村夫人一屁股骑在我的颈项上,大腿一夹问我: “

            我两个女儿你喜欢哪一个?”我说都喜欢都喜欢,田村夫人笑了“好啊!由纪你 现在和你丈夫离了,再嫁给这个奴隶吧,不过你比尤美小只能做小老婆了啊。”“放屁!他本来就是我的人,理应我是大老婆,你说对吗?八格呀鲁

            !”“你们三位全是我的女主人,我是你们的奴隶,要说小,我才是小狗,小奴。”由 纪哈哈大笑,对田村夫人和尤美说没想到就这些天这个八格呀鲁被你们调教得这么服帖,不错不错,来躺好,我给你喝点酒压惊。”田村夫人

            放开我让我仰面躺着,由纪阴部对准我的嘴,一股咸涩的尿液流进了我的嘴里,小完了我按惯例把她阴部舔净。田村夫人说:“喝了酒还不谢谢?”“谢谢!”“今天看你懂事,奖赏你连饮三杯,尤美,你上!”尤美褪下裤子跨

            在我脸上,阴部对准我嘴尿了,我只得全部喝下,照例舔净,也说谢谢。最后是田村夫人,她人肥胖,肚子又大,尿液又急又多,尿得 我来不及接饮,呛得一地,尤美和由纪在一边哈哈大笑。田村夫人发怒了站起身一连对准我嘴

            、我的肚皮几脚踩踏“敬酒不吃吃罚酒,老娘的酒就喝不下啦?瞧我今晚怎么收拾你!”我翻身对田村夫人磕头赔罪,田村夫人一脚又把我替转身:“躺着,不准动!”田村夫人抄起湿脚布猛抽我,我嚎啕大哭,在一边的由纪说

            :“谁叫你哭的?我最不喜欢听奴隶的哭声了,你再敢哭! ”说着把自己两只袜子 团起来塞进我的嘴巴里,田村夫人还不解恨,站在我的肚皮上捻我,尤美在一边说:“算了算了,我累了让他把卧室收拾干净,服侍我们睡觉。”

            田村夫人狠狠踩了我的嘴一下说:“老娘明天再玩你!起来干活。”我把卧室收拾干净后,替她们仨洗完了脚后,由纪在一边说:“你们试过把奴隶当大腿垫子吗,把大腿垫在奴隶身上睡觉很舒服的。”田村夫人说:“是吗?今

            晚老娘先试试,垫在哪儿?”“垫在胸脯上。”这一晚,田村夫人就把我当大腿垫子,她的两条大腿又肥又壮,压得我好难受,再说田村夫人上了年岁,不易马上入睡,这一晚在床上对我折磨得好苦,她稍一惊醒,就对我又掐又

            拧,半夜里她还是 把我当便壶,让我用嘴承接她的小便。这一夜我没睡着,脑中一直在想,我如 果再不想办法逃出 这个魔窟,只怕要不了多久就会被这三个疯狂的女人整死,我得赶快想办法逃走。    第二天上午,尤美和由

            纪两姐妹出去逛街了 ,田村夫人叫我到卫生间里把一大盆和服洗 了。她自己在客厅里看电视,不一会,她 也进卫生间来拉屎,她一边坐在马桶上一边看着我洗和服,一会儿田村夫 人叫我到客厅里去拿手纸,我想, 这女人现在蹲在

            马桶上等手纸,我不乘机溜走,更待何时?我到客厅后悄悄拉开房 门,跨出了这个魔窟。走出家门,我拔脚飞奔,每奔几步路我顿时因为身体过于虚 弱而晕倒在地。小区里一个女人认识我,知 道我是由纪的丈夫,马上打电话通知

            我田村夫人家说你家女婿晕倒在弄口。这时,也巧由纪和尤美正回家在村口碰上,对那女人连声道谢,两人再把我抬回家去。一 进屋,尤美就对她妈妈说:“这八格呀鲁吃了豹子胆,竟敢逃跑!”由纪 也埋怨倒:“怎么不看好他

            ?让他跑了。”她俩将我拖到厕所里一扔,田村夫人气得抖着胖躯体说:“我忘了带手纸, 叫这小子到客厅里去拿,想不到 他竟敢仍下我逃跑?你们两个替我把他捆起来!”由纪和尤美两人用麻绳把我全身捆得结结实实,完了之

            后,田村夫人砸碎了一只啤酒瓶,对由纪和尤美说:“把他提到碎玻璃渣上,让他跪下!”她们俩硬把我摁在碎玻璃渣上,鲜血从我的膝下渗出。田村夫人扬起双掌对我左右开弓打了几十下巴掌。气急败坏 的指着我说:“ 八格呀

            鲁,小子!你死了这条 心吧。从今天开始老娘有办法管住你,逃,我看你再敢逃!由纪、尤 美,去拿剪刀来。”尤美拿 来一把剪刀,田村夫人揪住我的头发大把大把的剪我头发,她说:“我要把他剪成‘桃子头’,让他怪模怪样

            的走不出去。”尤美 在旁边说:“把他全身和服也剪光!让他整天赤裸着。”由纪也说:“我还有个主意,把他其他地方的毛发全刮净了。什么眉毛、腋毛、阴毛统统刮掉!”三个悍妇说着拿来刮刀。尤美三下五下刷刷的将我毛

            发全刮去了,这顿暴虐的折磨完了之后,田村夫人撕开我嘴巴上的封条问我:“怎么样?小子,还逃不逃?”“饶了我吧!我再也不逃了,不敢了!”“哼!死了这条心,乖乖的待在老娘家里做奴隶,做一世!听见了吗?”“听

            见了。”由纪在旁边说让他起个誓,尤美抬脚踢在我的嘴上,喝道:“起誓吧,八格呀鲁! ”“我起誓。”田村夫人啪地打了我一嘴巴说:“怎么起的?”我忙趴在地上说:“今生今世,做三位女主人的奴隶,不再逃跑。如违誓

            言 ,任女主人处死!”田村夫人道:“还今生今世嘞,你应该世世为奴,世世为奴!!!由纪,去拿枚针来,我把这‘世世为奴’几个字刺在他背上,让他长点记性。”“不! 不要啊,女主人!”啪!啪!啪!尤美在一旁连抽了

            我几记耳光:“从今天开始,没叫你开口就 不准说话,不然把你的舌头也割了!” “针来了,哎,舌头可不能歌,舌头割了以后怎 么服侍我们啊?”由纪把针递给了田村夫人,田村夫人叫她们姐妹俩把我摁倒在地,她自己骑在我

            的身上,用针扎我背心 ,我疼的又忍不住大叫,尤美随手脱下自己的袜子塞进了 我的嘴里。字刺完后田村夫人也不知拿来什么液体往我背上一摸,再拿来一条干纱布贴在我血肉模糊的背上。三个悍妇这天把我折磨到晕死过去。 

               也不知等了多久,我苏醒了。发现 自己仍然躺在厕所的地上,绳绑已经松开,但全身却一丝不挂,我又第一感觉就是口干,也没力气站起来,就爬到浴缸边拧开水龙头:一滴水也没有,我硬撑起身子走到水斗旁拧开龙头,

            也没水。抽水马桶箱在厕所顶上,爬不 上去,马桶内也不见余水。我难受得大叫:“水——”哗门打开了,尤美走进了厕所,田村夫人也跟着进来了。尤美说 他醒 了,田村夫人说:“喝水?来,躺好,张开嘴。”我怕死她 们了急

            忙躺好,田村夫人肥臀对准我嘴巴,这次她的尿不多,都让我喝下了,尽管一股难忍的骚味,也 只好喝了。尤 美在一旁问我:“喝够了吗?”我点点头。尤美说再给你喝点吧,喝完了有劲了,起来干活,她也用健壮的两条白腿夹

            注我的脸,尿进了我的嘴里。“好了”田村夫人说:“起来干活,一脚盆和服还没洗呢,洗完和服擦浴缸,擦完浴缸刷塌塌米,刷完塌塌米搓马桶,这些活都干完了老娘再让你干别的。马上干!”她踢了我一脚。 我忙爬起干活。

            这些活我一直忍着伤疼干到晚上,田村夫人进卫生间来,丢给我一只馒头,说:“不许用手拿,趴在地上吃。”我吃完后,田村夫人叫我替她们仨个洗澡,又是搽背,又是洗乳房、又是洗脚。都忙完了,尤美说今晚我应该是她的

            大腿垫子,她一 把揪住我的头发,把我往她的卧室里拖。拖进卧室后, 尤美叫我跪在床边,尤美迅速褪下了她的睡裙,赤裸着穿三角裤的两条白腿,对着我的胸脯 左一脚、右一脚的轮番踢着,直到把我踢得闷绝过去,方才提起我

            的耳朵往床上一推,恶狠狠地喝到:“躺平!今夜由你受的。”尤美抬腿 跨骑在我的胸脯上,左右开弓的凶悍 地打着我 的耳光,骂着:“八格呀鲁,别装死,替我醒过来。我被打醒了,求着说:“主人,饶了 我吧!”尤美阴笑着

            说:“ 饶你?我发现我们娘仨个修理你时,你的**巴直挺挺的,你真的不喜欢这样吗?你小子沦为奴隶,还存色心,你说你这人下贱不下贱?”她边说着边站起来用脚拇指拼命捻揉我的阴茎头,把我折磨得浑身颤抖,我努力抵

            挡着这种极度折磨。她连喘息的机会也 不给我,越拧越欢,终于我被她脚淫得狂泻,精液全部喷射到尤美的脚掌面上。尤美命我舔干净,骂到 :“下流坯子,姐姐的脚刚洗干净,就被你弄脏了,舔干净!”等我把尤美的脚舔净后

            ,尤美把我跺到床脚横头, 她一只左脚塞进我的口中掏挖着我的舌齿,右脚继续拨弄着我的龟头,等我泻出后,就让我舔右 脚,左脚再来拨弄我的龟头,泻了又轮过来来,这样一直弄到我泻不出,尤美一连几跺,把我跺昏过去,

            然后揪住我的头发,把我拉进她的大腿根处,一夹,她尽兴了。进入了梦乡。    一阵局痛,把我痛醒,田村夫人掐我的乳头,瞪眼喝道:“起来!干活。”尤美也一脚把我跺下床,“去吧!”我迷迷忽忽地被田村夫人揪到

            她的房间,田村夫人先大把大把拧我的乳头、阴茎,再一脚把我蹬倒在地,抄起藤条刷刷几鞭,骂到:“小浮尸,抽你几鞭让你早点清醒清醒。”这壮实的妇人用力的抽打,使我马上惊醒了。她说:“今天,你的工作是上午把卫

            生 间的瓷砖全部擦洗白,在把浴缸里一缸脏和服洗掉,然后拖塌塌米、擦马桶、最后让 你吃饭!马上干。”田村夫人踢着我,我立刻爬进了厕所。我开始了新一天的奴隶生涯。卫生间里的瓷砖是百年老裉,,田村夫人限我两个小

            时里做完她吩咐的全部家务。我拼命干总算在两个小时内把这些家务干完了,干得气喘嘘嘘。田村夫人进来检查时我心中忐忑起来,因为每次检查,她总是**蛋里挑骨头,然后把我毒打一顿。这次田村夫人果然怪我没有把瓷砖

            擦干净,她扯住我的头发将我的头往黄哈哈的瓷砖上撞,我哭着哀求道:“饶了我吧!主人,这瓷砖我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了,没办法了。求您饶了我!”田村夫人哼了一声:“没办法?老娘可以把你的乳晕都擦白,信不信?”

            她一脚把我踢倒在地,一屁股坐在我的脸上,拿起擦瓷砖的钢回丝拧擦起我的乳头,把我双乳擦得血肉模糊,在用尖尖的指甲抠挖我的乳头。我被她屁股闷主了口鼻,连叫痛的力气也没有了。她发泄完了,去吃午饭,却命我跪在

            洗衣板上。等她吃完饭,她在客厅里喊叫起来:“八格呀鲁!出来收拾,洗碗。”我赶忙起身到客厅里收碗洗碗。看田村夫人也没有让我吃午饭的意思,我 虽很饿,也只能忍着 。    下午,这个成熟丰满健壮的女人脱得上身

            仅剩乳罩,下身只有狭细的三角裤,横躺在客厅的沙发上,叫我过去替她按摩腿脚,必须从肩膀到腰部、臀部、到丰润浑圆的大腿、小腿、脚,这样轮番替换,足足要按摩三个小时,按摩完毕之后,她叫我去把脚盆端进来,让我

            替她洗脚、剪脚指甲,一场洗脚也要半个小时,洗完脚后,她从厨房里拿来一个淡馒头,几下撕扯碎了之后,扔在脚盆里,对我说:“吃吧,不许剩下,全部吃光、喝光,也不许用手拿,趴着吃,给你5分钟时间吃 完!”我立刻

            趴下,用5分钟时间吃完了这一脚盆杂碎汤。吃完后,这凶悍的女人拿来一端短绳,将我阴茎紧紧绑住。说:“不许马上消化光,留在胃里好好 回味回味。”等我吃完,她一手揪住我的头发,往厕所里一推:“去!还是给我跪在

            搓板上去。”    傍晚,由纪回来了,我照列替她换鞋端洗脚水,洗脚。由纪更换了室内秽衣后,晃扭晃扭地走过来,坐下后,探脚进盆,她一缩脚抬腿对准我脸上一蹬,说:“八格呀鲁,水这么烫,想烫死我啊。”我连忙

            给她加些冷水,替由纪洗完脚后,由纪也手指脚盆,对我说:“喝了它!”我哀求由纪说:“刚才城 里女主人已经给我喝了一大盆,我实在喝不下了。”由纪一听这话,二话不说就对我左右开弓一连几个耳光,骂到:“喝不下也

            得喝!不喝,由你好受的。”田村夫人在一旁笑着说:“算了算了,让他去小个便再来喝吧。”田村夫人随即将我阴茎上绳子解开了,等我小完便,我只得趴在由纪的脚盆边,继续和由纪 的脚水,喝了一半仍喝不了,田村夫人拿

            来一只塑料桶,对由纪说: “倒在这里吧,以后他要喝水都在这里了。”由纪说:“当然,不包括我们的尿 液。”由纪对我瞪眼,用脚踢了下我的头,喝道:“倒进去,放在厕所里。”    吃晚饭的时候,尤美也回家来了,

            她们母女仨,边吃饭边聊天,我呢只能 趴在桌子底下轮番给她们仨揉小腿、捏脚按摩,桌子底下看上去都是 女人的肥白大腿,也不 知哪一只脚是哪一位城里女主人的。三个悍妇在桌面上聊天,内容全是怎么折磨我才过瘾的话题。

            “老娘就喜欢家里饲养着一只狗,天天玩玩,不厌气。”“对啊!由纪孝顺您,所以给您找来了怎么个奴隶。 ”“不过,别说是老娘一个人在享用,我看这小子最怕的还是你这只田村夫人。”“我看他还是最怕您,每天我上班去

            时,他都对我依依不舍。您一叫他,他就抖得厉害。”“说来说去,他就怕你们,我可是把他领进门的呀。臭美!哎,”由纪踢了我一脚说:“爬出来,替我去买包烟。”我疑惑的爬出桌底,手里接过由纪给我的12元钱,她说

            :“买包薄荷型的摩尔烟,钱正好,快去快回。”我,感到奇怪, 她们不怕我再次逃跑吗?我身披着尤美的睡衣,拽着12元钱,步出家门。走道小区口处,只见一个邻居胖妇人手指着我叫到:“快!抓住他,这是由纪家的女婿

            。又逃跑了。”小区口几个乘凉的闲汉闲妇一踊而上,七手八脚将我扯住,我刚想叫,一个女人随手打了我一拳,将 我打闷。我意识到他们将我二话不说,拖回 去了。    等我醒来,我发 现自己躺在由纪床前的塌塌米上,胸

            脯上被田村夫人和由纪四只脚踏着 ,由纪笑嘻嘻的用脚掌拍打着我的脸说:“醒啦!八格呀鲁,你看你有什么用,你只有死心塌地的待在家里做牛做马,一出门就会被邻居抓回来 ,逃到天边去 也有人会把你抓回来。是吗?”“就

            是嘛 !”站在一边的尤美伸脚在我的阴部,拼命用脚指捻揉 我的龟头。我惊恐的对她们说:“是你们叫我出去买香 烟的,我并没有逃嘛!”由纪笑着说:“对呀!是我叫你去买香烟的,不是你逃跑,但是你想想,为什么你一出门

            就会有人把你送回家?”我无言以对,田村夫人蹬我肚皮一脚说:“不要说你没逃,就是老娘 要放你走,也放不了,谁不知道你这个没出息的是由纪家的奴隶?一出门就会有人替老娘看住你, 把你送回老娘家里。”由纪笑着说:

            “所以啊你就死心塌地的在我家做奴隶吧,要逃跑是不可能的,你只有乞求女主人善待你。不然就死路一条。懂吗?”我连忙回答:“ 懂的。”尤美仍在一边淫靡坏笑的急速拼命的捻揉我的阴茎龟头,我实在抵挡不住,一股 精液

            冲将出来,竟然 全部射在田村夫人的小腿上,田村夫人发怒了,猛踢了我几脚,骂到:“下流坯,舔掉!”我只得捧住田村夫人健壮肥硕的小 腿 肚子,把上面的精液全部舔干净,我舔精液的时候,田村夫人还不解恨,大把大把的

            浑身乱拧我,尤美则狠命的跺我背心。由纪在一边说:“好了我 要睡了,你今天是我的大腿垫子, 跟我进卧室去。”田村夫人用脚后跟蹬开我:“滚吧!”我随由纪进了她的卧室,由纪要我横趴在她的床上。她把自己两条滑溜肥

            白的大腿搁在我的背上,由纪倒还算大平,除了半夜叫我用口接了两次尿外,就一直怎么睡着了。我也劳累了几天,虽然被悍婆娘擦破的乳头刺心的痛,但也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第二天,由纪上班去了。我睡了一个勉强

            好 觉,家里是尤美和田村夫人在。我心里想这三个悍妇怎么天天将虐待我作为乐趣,今天不知又要完什么花样了。我照例在做田村夫人和尤美吩咐的家务,一直干到中午,田村夫人和尤美也吃完了午饭,尤美阴恻恻地坏笑着叫我

            躺在客厅的地毯上,她和田村夫人两人,端来椅子分别坐在我的头脚处,我心里一沉,想:完了,这个下午我又要被她们折磨得筋疲力尽了。田村夫人把双脚踩在我的脸上,吩 咐我:“舔脚!”尤美扒下了我的裤子,双脚放 到我

            的阴囊上,灵巧的脚趾拨弄着我的阴茎。不一会,尤美说:“你看这 八格呀鲁,阴毛又长出来了,絮得我脚底痒痒的,我去拿刮刀,再刮掉它!”尤美拿来刮刀粗暴的将我刚长出的一圈耻毛刮掉了。上面我还在舔田村夫人的肥脚

            ,下面尤美的两只脚又开始拨弄着我的阴茎,直到我射精。射精后尤美就和田村夫人替换,让我舔尤美脚上的精液,田村夫人则用脚继续拨弄我的阴茎,再次射精、再次替换,这样一个下午反复折腾了五六 次,直到把我折腾到昏

            过去,我彻底觉得我已经被她 们母女折磨得精神崩溃了。离死 只是个时间问题了。逃跑的念头连起都不敢。    到了夜里,尤美、由纪、田村夫人又是对我进行集体调教,轮番做她们仨的大腿垫子,有时她们娘仨坐在沙发上

            看电视,我就 趴在塌塌米上做她们的脚凳。    最近,几天田村夫人她们发现我脱虚了,随便她们怎样折磨,我都不会勃起、射精。她们没有少揍我,可是没有用,由纪对她妈妈 和姐姐说:“看来,真的要让他休息一段时间

            了。”“另外,还要让他补些营养,壮壮阳。”尤美也说。田村夫人恼怒的骂到:“八格呀鲁,要坏老娘的钞票了,老娘可以让你休息,但是家务活还得干,生活还得吃,听懂吗?”我点点头。    这几天,我除 了做繁重的

            家务活 ,服侍她们娘 三个外,其他折磨倒确实是少了好些。只是一直觉得头昏、耳鸣、牙酸、脚软,城里丈母让我天天吃甜的猪爪汤,说是壮阳的,这么肥腻的膏汤,吃得我很难受,但是,这已经是我进由纪家以来最好的待遇了

            。晚上当我替田村夫人洗完脚后,田村夫人也叫我喝几口洗脚水,她说:“老娘的洗脚水比由纪和尤美的滋补多了。”这样让我 歇了一个星期,仍不见起色。田 村夫人急奴攻心,夜里睡觉时将我浑身捆住,扔在她的床下,她 说要

            防止我半夜手淫泻欲。但是田村夫人却一进卧 室就全身赤裸。毫无顾忌的在我面前走来走去,她卧室里新买了一套健身器,每天夜晚她就当着我的面全裸着健身,她健身的最后一个项目是练腿功、拉韧带,这个项目她命我笔直的

            站好,田村夫人的脚搁在我的头顶上,整条健壮肥白的大腿叉 开在我的眼前,我不敢看,田村夫人笑嘻嘻的说:“累吗?你可给我坚持着点,老娘要搁两小时呢,等会儿换左腿。”    那天半夜,田村夫人睡得死死的,打着

            鼾。我被人拖醒,睁眼一看 ,是尤美咬牙切齿地把我往她卧室里拖,拖进她卧室后,她恶狠狠的警告我:“不许出声!出声就打死你!”尤美蹲在我的身边,叫我把嘴张开,她向我嘴里倒了几粒药片,再向我口里撒了尿。然后自

            己关灯上床谁下了 ,我莫名其妙。躺在她卧室的塌塌米上毫无睡意,过了约半个小时,我觉得身上一阵一阵麻痒,龟头忽然昂起。心内沸腾,我浑身被麻绳绑着,动弹不得。自己觉得有一股强烈的性欲 无法释放 ,难受的要死。尤

            美躺在床上,冷冷的说:“怎么?熬不住了?姐姐放了你。”尤美起床开灯,全身一丝不挂,趴下身子用她浑圆的乳头轻轻戏弄我昂起的龟头。就是不让我的龟头着力,弄得我浑身瘙痒难当。尤美接着拿来一个罐子,揭开盖子,

            把罐子里一坛泥鳅倒在我的阴部。蠕动滑腻的泥鳅在我阴部折腾,尤美看得哈哈大笑。我呢,浑身麻痒,终于忍不住开口:“姐姐。饶饶我吧!”尤美理也不理我,去把城里丈母和由纪姐喊醒。她骄傲的对 她们夸口,她已经把 我

            的脱虚疹治好了,田村夫人和由纪看着一堆泥鳅搅动在昂起的阴茎的我。拍手大笑道:“好好!八格呀鲁终于开牙了。”田村夫人迫不及待的把我拖到浴室,刷刷几下冲净了我的下身,一叉腿从我昂起的阴茎上套坐进自己的阴蒂

            内,拼命抽送,抽了几十下我都没泻。田村夫人连说过瘾。接着尤美也来了几十下,这女人实在太厉害,她抽到我将要射出时突然停顿。等到由纪趴上来时就一碰,我的精液就向喷泉似的急喷狂泻。泻得由纪阴部全是滑腻 的精液

            。由纪勃然大怒骂到:“八格呀鲁,自己老婆上身了就不行了,瞧我怎么收拾你! ”由纪抬脚对准我的小腹、阴部狠命踩踏,几十下踏过后,又抄起湿脚布拼命抽打。尤美在 一旁猥亵的笑着说:“算啦,明天我再来治疗他,完了

            之后先让你享用嘛! ”    于是,我有开始了漫长的调教生涯。我被她们母女三人折磨得皮包骨头,而我的三个城里女主人却身体强壮、性欲旺盛,天天想出千奇百怪的恶招来折磨我、轮奸我。    那天晚上,尤美想玩

            新花样,她对她妈妈和妹妹说:“今天夜晚,我们娘仨一个卧室里睡,叫臭奴隶进来侍侯!”田村夫人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今晚你挺住一点!就到老娘的卧室把有健身器。”夜晚三个女主人把我带进了卧室,田村夫 人先叫我

            跪下。三个女主人脱光和服练健身器,由纪对我喝到:“臭奴隶!过来替主人擦汗。”我轮番替三个女主人擦身。等她们练完后,由纪指着 健身器地上的汗水叫我:“全部舔干!”舔完后仨个女主人上了床,田村夫人叫我再轮番

            替她们揉大腿 ,直到她们舒服了,尤美再叫我横卧床上,被三个女主人当腿垫子。六条滚 壮肥白的大腿沉重的压在我的全身上。尤美的大腿压住我的脸鼻,肥硕的大腿窒息着我的呼吸,我脸一让,身上就被不知哪个女主人拧得生

            痛。三个疯女人就这样天天压榨着我。我想这样的 日子还不如尽早结束,哪天夜晚我故意从女主人的肥腿下挣扎着,并叫到:“你们杀死我吧!!我不要活了。”田村夫人怒目一睁。一脚将我蹬下 床,尤美、由纪都恶狠狠的跳下

            床,姐妹俩骑在我的身上, 闷骚淫靡坏笑的看着我说:“小子,你想死?这样爽的日子都不要过了 ?你造反!”说完尤美啪唧啪唧地打我耳光,由纪则掐我的阴茎、捏我睾丸。田 村夫人坐在床上骂到:“臭小子、八格呀鲁!狗奴

            隶!你想死?你可 以去死。但是老娘不会让你死得那么爽!老娘要慢慢消遣你。看你还 敢寻死觅活的!由纪,把他捆起来!”姐妹两个用麻绳将 我捆得严严实实,象个肉粽子。田村夫人跳下床操起湿洗脚布一下一下地抽打着我的

            胸脯,我疼的在地上打滚。 由纪和尤美一个用大腿夹注我的头、一个用屁股压住我的脚,田村夫人狠命抽打我的身体。三个悍妇把我打得晕死过去了。    等我醒来,我发现我被倒吊在健身器上,尤美拿个躺椅躺在我的面前

            ,她微笑着说:“醒啦,臭奴隶,好!现在我让你慢慢死,你不是要死吗?”尤美把一盆碳火移到我的 面前,她仅穿着一条三角裤赤裸着全身悠闲的躺在躺椅上,点燃了一支细长的摩尔烟,漫漫的吐着烟圈。一边用脚趾拨弄着我

            的嘴唇,一边用火夹夹起一块燃碳向我身体伸来,我惊恐的大叫饶命。躺在沙发上的田村夫 人和由纪欣赏着笑道:“别说饶命,你自己刚才不是寻死觅活吗?”我挣扎着叫道:“女主人,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反抗了。”尤美把

            碳火在我身上烫了一下:“吱!”一 股焦味,她说:“你还是慢慢的去死吧,这里的好日子不想过,就让你零碎受死!”我哀求她别烫我,田村夫人问我:“不想死了?”我哀求饶命,田村夫人说:“那你以后还要寻死吗?”我

            对她们仨哀求:“不会了!求求主人。”尤美说:“那好!舔脚。”她把她的脚伸到了倒吊着的我的嘴边:“用吃奶的力气唑我大脚拇指!不许停!”    以后的日子,我完全失去了反抗心理,只要一看到女主人我就吓得摊

            倒在地,一听到女主人的叫喊我就浑身发抖,在家里活得向一只受惊的小老鼠。女主人一瞪眼我就立即趴在她们的脚下,拼命唑她们的脚趾,叫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 ,不叫我干什么我也 尽量去趴在她们的脚边。平时白天在家里我

            受着田村夫人的役使干 这干那,稍有不如意就会被田村夫人虐打,打完后她就用脚拇指捻揉我身体的几个敏感处,如果我由于恐惧而没反应的话,这个悍妇就会拼命踩踏我的睾丸,说既然没反映就叫你做阉人。到了 夜晚尤美、由

            纪回来 后我又要应付她们娘仨的 折磨,一天尤美说:“你这个臭小子,今天晚上让你做智力测验。”尤美用她的乳罩罩住了我的双眼,楸住我的耳朵让我爬到她们的卧室内,尤美说:“臭小子!现在在你前面有 一堆女主人们的乳

            罩内裤袜子,你用嘴叼出一条嗅一嗅 猜猜是哪位女主人的,猜出,赏你!猜不出,受罚!”这一夜我在她们的皮鞭、藤条、鞋底的抽打下完成了训练。深夜田村夫人们又把我做腿垫。田村夫人拧住 我乳头、尤美捻揉我龟头、由纪

            让我舔她大腿内侧、我们一起进入了梦乡。    无休止的折磨、漫长的奴隶生涯使我活得比狗还不如,一天午 后田村夫人听由纪说舔大腿内侧很舒服,她也想尝尝,“跪下!”田村夫人命令我,我跪下后田村夫人褪下睡衣,

            裸出两 条肥壮的白腿她晃扭晃扭的走到我身边则骑在我的肩上两腿夹住我的头命我舔她大腿内侧,下边她拼命用脚拇指捻揉我的龟头,舔舒服了右腿,再换左腿,我呢身下泄了一地,舔舒服田村夫人后,她再让我趴下把自 己泄出

            的精液全部舔掉。到了夜里,尤美也这么来。深夜我必须舔由纪。经过漫长的折磨,我瘦成皮包骨 ,而我的三个女主人由于享受我的服侍,越来越养得成熟健壮,肥白丰满,她们个个 精力充沛,我根本不是她们的对手,要逃不敢

            、要犟没力气、她们平时一个耳光就可以将我打倒 ,一脚就可以将我踢倒,她们压榨我就象老鹰捉小鸡。一天,尤美在外面受了气,回家拿我出气,她把我从田村夫人的腿夹里揪过去,一脚踢 倒我,先叫我把她的尿液喝下,再把

            袜子塞进我的嘴巴,她褪下衣裳裙子开始踢我,我现在被她们打时连避让这种反抗都没有了,只是一个劲的叫 饶。她 出完气后我又被田村夫人揪回去,田村夫人说:“我 们两个还没完,”她叉开腿把我一夹:“继续!”尤美气还

            没出完,一边继续伸腿踢我一边对她妈妈说:“今天我在路上开车吃了罚!驾驶证扣了。”田村夫人说“不能开车上班就在家里陪陪我嘛。”这两天田村夫人和尤美天天在家消遣我,花样百出,尤其是尤美,她不喜欢看电视,一

            有空就是喜欢躺在床上享受我的服侍,按摩,尤美还喜欢大半天浸在浴缸里泡浴,让我跪在浴缸边替她搓洗全身。晚上田村夫人 喜欢用木脚盆浸脚,提一壶滚开的水壶放在边上,让我替她搓脚,田村夫人则斜躺在椅子上看小说。

            搓得不舒服田村夫人撩起一脚把我蹬倒在地,用湿洗脚布抽打我。那天晚上田村夫人、尤美、由 纪三人在卧室里骑压我,我又被她们娘仨折磨得筋疲力尽,突然门铃响了,田村夫人觉得扫兴,怒声应到:“谁啊! ”门外一个女声

            回应:“韩仪小姐在吗,我是交警大队的。送驾驶证来了。”尤美立即答应到:“哦在,我马上来开门请你稍等。”尤美蹬了我胸脯一脚喝道:“躺着别动!”田村夫人笑嘻嘻的对姑娘说:“你先去应付一下。这里我们来!”田

            村夫人叉开大腿骑在我的脸上:“来!拼命舔不许停。”由纪则伸脚急速捻揉我的龟头,我听见卧室外客厅里尤美和警 察说话的声音,我以为有救星了我拼命挣扎着从田村夫人的档部移开嘴巴,拼足力气大叫一声:“警察救我!

            !!”这一叫 惊了田村 夫人和由纪,她们两急速跳起身批好了睡衣,我挣扎着冲出卧室来到客厅一看:哪儿有警察?只有尤美站在客厅里在整理手中的单据。尤美也被我突然的举动吓坏了,但她迅速反映过来,抬腿一脚将我踩翻

            在地,厉声问我:“八格呀鲁!你想报警?”我马上声辩说:“没有 没有啊! !”田村夫人和由纪冲出卧室劈啪劈 啪的用鞋底抽打我。我害怕的昏过去了。    等到我醒来,我发觉自己全身被大字型的绑在健身器上,田村夫

            人恶狠狠的对我骂到:“臭奴隶!敢报警,再敢报警!”她边 骂边用针乱戳我的嘴:“臭奴隶!老娘今天要割你的舌头!”尤美马上阻止她妈妈,她说:“哎!舌头是我们的性具,不能割 。”由纪说:“对呀,用别的 办法吧 。 ”

            田村夫人从碳火盆里取出烧红的 铁棒戳向我的脚底板上,我一声惨叫。“还敢报警吗?”尤美拍拍我的脸。“不敢了!”我哭着哀求:“女主人!饶饶我!女主人饶饶我!”“我们已经多次 饶你了,这一次怎么饶,你说啊?”尤

            美拧住我的阴茎搅捏着,我马上说:“从今天开始 我死心塌地做你们的奴隶了,再也不会反抗了。”田村夫人刷刷刷的用湿脚布抽了我几下,然后说:“从明天 开始‘田村女王俱乐部’开张了。老娘吸收了20几位女王会员,她

            们每天回来我们家玩你这个男奴,你也不要吃闲饭了,好好在家替老娘赚钱养活自己吧。”我一听到村田夫人这话就吓晕了。    此后,我就在田村家开始了漫长的苦难生涯,每天除了接待形形色色的女王调教外,就是在田

            村夫人役使下做家务。一有女王上门求欢,我就要全身心的服侍,服侍得客户不满意就会遭家里三个女主人的虐打。来寻欢作 乐的女人形形色色,有长期受丈夫虐待的主妇,她们到这里拿我做出气筒,拼命毒打我。有性欲过于旺

            盛的中年妇人,拿我来泄泄欲。居然还 有几个老妇人一起来,也来拿我过淫欲,这几个老妇都是一身赘肉拼命压榨我、窒息我,并把我用车带到自己公馆里玩耍。咳!恶心,为 什么没有如花 似玉的妙龄女郎啊!后来我发觉日本 女

            王大多是中年妇人或干脆是老太婆,我的 苦日子没有出头了!

            色偷偷色偷偷是男人的天堂aU _动态在线观看_免费观看_精彩频道_色偷偷色偷偷是男人的天堂aU 频道观看高清动态
            详情

            本站连接

            猜你喜欢

              <legend id='TNfge'><style id='TNfge'><dir id='TNfge'><q id='TNfge'></q></dir></style></legend><tfoot id='TNfge'></tfoot>

                <bdo id='TNfge'></bdo><ul id='TNfge'></ul>

              <i id='TNfge'><tr id='TNfge'><dt id='TNfge'><q id='TNfge'><span id='TNfge'><b id='TNfge'><form id='TNfge'><ins id='TNfge'></ins><ul id='TNfge'></ul><sub id='TNfge'></sub></form><legend id='TNfge'></legend><bdo id='TNfge'><pre id='TNfge'><center id='TNfge'></center></pre></bdo></b><th id='TNfge'></th></span></q></dt></tr></i><div id='TNfge'><tfoot id='TNfge'></tfoot><dl id='TNfge'><fieldset id='TNfge'></fieldset></dl></div>

              1. <small id='TNfge'></small><noframes id='TNfge'>